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一氣飲盡的咖啡與無法放縱的飲酒【恐怖雙子】

星幽界背景、有關於兩人...談心的內容吧~
cp意味有、攻受無分~





伯恩哈德馬克杯中的黑咖啡喝到了一半,再度拿起來時、他出了神的凝視著那其實是深褐得近乎於黑的液體。

該去拿點牛奶跟砂糖調和進去嗎?伯恩哈德的動作就如同被停止般的思忖著,在他想到答案以前,他身旁的座位就被人一屁股的坐下,對方放在桌上的鋼杯一點都不客氣的發出了明顯的聲響,而伯恩哈德僅僅只是從凝視的杯子上挪開了眼,隨即瞄到又是一隻紅酒瓶磅咚的落居桌面上。

不用看也知道坐到他旁邊的人是誰,人跟人之間都會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就像是這處為戰士們所用的大廳,每個人常坐的位置幾乎都是有相識人們的區域,不熟悉的多半是有時去打打招呼、串個門子罷了,更不用說這樣連招呼都省略的直接坐到對方左邊或右邊,距離還是貼近得足以讓人對來者有所警戒的範圍。

伯恩哈德心想到底是自己太習慣了對方的一舉一動、亦或者是對方太清楚他的所有界線?

弗雷特里西笑嘻嘻地逕自拔開紅酒瓶塞,在軟木蓋脫逸的瞬間深沉芬芳的氣息就滿溢出來,算不上是多昂貴的酒、但味道卻足夠好的了,畢竟這是宅邸內所提供給戰士們的福利之一,出人意外的、所有他們想購買的商品品質都會落在他們最習慣的範圍間,這點著實讓弗雷特里西嘖嘖稱奇了好一陣子。

「要來一杯嗎?」兩人所在的鋪著透氣又柔軟布墊的沙發位置非常寬敞,即便要容納三個成年人舒適的並肩暢談也絕不是問題,然而弗雷特里西卻選擇了緊靠在伯恩哈德身旁的距離,只要稍微有任何的動作,衣服便會摩擦到對方,不是非常親近的人根本無法容忍。

在伯恩哈德的臉上是很常見的皺眉表情,抓著酒瓶就往鋼杯裡豪邁灌注的弗雷特里西發出嘻嘿嘿的聲音,「我的咖啡還沒喝完呢...」捧著裡頭深紫紅色液體滿到差點就要撒出來的銀白色杯子,身體一倒、就把自家兄長當作是個靠枕般貼著,一直到伯恩哈德露出不耐的神情把他往旁邊推開點,他才改成翹著二郎腿的姿勢,單手端著杯子灌了起來。

因為什麼也沒說、卻露出一臉心滿意足神情黏著自己的弗雷特里西有那麼...一點點微乎其微的可愛,所以伯恩哈德沒有馬上把他推開,而是選擇了等到想再度喝口咖啡為止。

雖然他知道,那絕對是因為弗雷特里西明白自己將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伯恩哈德像是審視卻又不說一句話的眼神,在厚實的馬克杯後方幅度不大的打量著弗雷特里西,啊啊果然,伯恩肯定曉得我知道他的界線在哪才敢這樣做的吧?「那等伯恩你這杯喝完囉!」聽得出來十分開心的回應了一句,弗雷特里西神態自若的晃著那已然空了大半的杯子。

但是就這樣放手讓自己胡鬧的伯恩哈德真的...很...嗯要怎麼說才好呢?果然是非常的讓自己高興啊,所以就算感覺再厚臉皮或者說是孩子氣,自己都會這樣跑到伯恩哈德的身邊來。

「不了、今天我喝很多杯咖啡了,再喝酒下去都要變成游泳池了。」「噗哈哈哈,那是什麼比喻啊...」聽到伯恩哈德打趣的回應,弗雷特里西不客氣的回以豪邁的大笑,隨後便不再勸自家兄弟進酒,只是一股腦地往自己的杯裡添去、很快的瓶中紅酒就已經少掉一半了,旁邊伯恩哈德依舊默默的小口啜飲著杯中尚有一些的咖啡,帶著水果般的隱約甜香、入喉後是層次分明的微酸苦澀,在某方面來說或許比生前所品嘗過的咖啡滋味更好,但也未高級到足以屏棄過往記憶中的味道。

這麼說起來雖然知道弗雷很喜歡喝酒、也頗為能喝,甚至老是抓著同袍後輩一起開個小酒席,但是自己似乎不是很清楚弗雷特里西的酒量算不算好,喝到怎麼樣的程度就會開始醉,在曖昧不清的印象裡不是自家胞弟一副還能再喝下幾打都沒問題的清醒模樣,不然就是已經灌到完全話都說不好、一倒下就會完全睡死的狀態...

「這麼一想我以前好像從來沒有看過你喝到半醉過的樣子啊,弗雷特里西?」


伯恩哈德搜索完腦中能夠想起的景象後突然的發問,不知道為何被點名的人一震、嚇的差點把手上的酒杯給摔了,「幹嘛突然想到問這個?我記得你有看過我喝醉的樣子吧?」明明剛才都還非常自來熟、坐的非常貼近他的弗雷特里西,略微起身再把鋼杯倒滿時,坐回來之後的位置卻巧妙地拉開了一點,這反倒讓伯恩哈德更加明顯的看到了弗雷特里西臉上不知是酒精的緣故,又或者是其他因素而泛紅起來的臉色。

把杯子放回了桌面,伯恩哈德摩娑著下巴思索著「我能想起來的都是像里斯前輩他們,把喝到已經睡著的你帶回來寢室,要不然就是艾伯李斯特跟艾依查庫說過你喝到昏頭之後、抓著艾依查庫親了好幾下臉頰,嚇到他們看到你拿酒過來都跑去避難的事情。」「欸靠這兩個小鬼頭都不幫我顧點面子喔...」弗雷特里西看起來像是有點困窘的抓了抓頭髮,然而伯恩哈德卻不覺得弗雷特里西會是在害羞糗事被知道的緣故,他看著弗雷特里西挑起眉看向上方、搖頭晃腦像是思考著什麼事情的模樣,甚至乾脆把鋼杯放著,雙手交叉起來苦思著,伯恩哈德只是耐心的等著自家兄弟的發言、連想要再拿起馬克杯喝上一口的動作都暫時壓了下來。

從伯恩哈德的方向看過去就突然看不見弗雷特里西的表情了,他的兄弟還是維持著方才的動作,但是臉用力側往了與伯恩相反的位置,脖子上的肌肉線條明顯的道出了這點,而且弗雷特里西上半身還往沙發的另一邊傾過去,正大光明的拉開了跟他的距離,在伯恩哈德看來莫名有種小孩子鬧彆扭的氛圍。

「伯恩也很少找我喝咖啡的吧?」嗯?為什麼變成被反問的情況了?伯恩哈德愣了一下,便努力的瞧著弗雷特里西,雖然說現在的角度也只能看見對方紅通通的耳朵,他臉上的表情無法得知。

「這是因為...嗯...你說過咖啡很苦的緣故...嗎?」說出口的話語不知道為什麼是疑問句,然而伯恩哈德話一出口,就察覺的這並不是造成自己很少找弗雷特里西一塊的主要原因。

在他腦中閃現而過的畫面,盡是自己對著歸來的,有時是疲憊、有時是雀躍的弗雷特里西說聲回來啦之後,便將接下的所有話語跟著下一口的黑褐液體盡數吞入喉中,那時的自己總是這樣,不是一直聽著弗雷說話、就是不想說些什麼給他添加煩心的事情。

「是因為喝咖啡,就會讓人想說點心事之類的吧...」
「這是因為喝咖啡的時候總是會不知不覺間聊到很多想說的事吧?」

終於轉過頭來的弗雷特里西對上了伯恩哈德恍然大悟的眼神,兩個人的眼瞳幾乎是一個模子鑄造出來的翡綠色澤,就連話都同時說出口,幾乎就要疊在一起。

像是受不了剛剛有如賭氣一般的姿勢,弗雷特里西將雙手背到了背後做了幾次的伸展,然後雙手壓著膝蓋就一股作氣的站起來,走到了沙發與桌子之間的空隙「所以說喝醉的時候人不是很容易的就會說出來嗎?」「...那些被自己隱藏起來的心事之類的嗎?」

伯恩哈德注視著弗雷特里西此時的背影,接著順勢說下去。

「沒錯!尤其是喝到半醉不醒時是最會說溜口的,我可是因為這樣聽到了不少大家的秘密呢!」
「是嗎,所以這就是我很少看到你喝醉的原因啊...」

弗雷特里西明白伯恩哈德之所以很少找他喝咖啡的原因,因此他試著用這樣引導般的問句發問,就如他所猜的、伯恩哈德確實的接收到了他所想表達的真正含意。

不愧是我最喜歡的伯恩哈德呢...

「那個時候哪敢啊,所以不能跟你喝酒啊...伯恩,萬一我喝到茫了,說不定隨口就會對你說出來了。」弗雷特里西的雙手背在後面握拳著,隨著話語、雙腳也不時對著空氣隨意的踢著。

然後他把頭抬高、就像是透過大廳厚重的天花板看著更為遼闊的天空一般,注視著他的舉動的伯恩哈德突然覺得眼中一酸。

伯恩哈德默默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衣服與沙發布料摩擦的沙沙聲響不大、但足以傳達出他現在的動作了。

「因為我喜歡你啊伯恩哈德,不光是家人的那種、不光是朋友的那種,是除了你以外我絕對不想跟其他人一起走一輩子的那一種啊...」最初的聲音還有一點顫抖跟猶豫,但是到最後弗雷特里西說出口的力道幾乎就要聲嘶力竭。

他沒有回過頭去看伯恩哈德,雖然他更想跟伯恩哈德面對面的說出告白,但是至少、他並不是在意識模糊的時候將這最重要的話語隨意的塞給了伯恩哈德。

「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傳到他耳中的聲音也是顫抖的,然而他卻不敢轉身去像往常一般,大方隨意的給伯恩哈德一個表示安慰的擁抱,只是將手無力的垂在了身旁,就像是光是說完那番話就花了自身所有的力氣。

「弗雷特里西...」對方的聲音從似乎很近又好像非常遠的地方傳來。「伯恩...!」

還是不敢動分毫的弗雷特里西感覺到手臂被另外一個人的溫度靠上,就像是坐席上他常老大不客氣的坐在了伯恩哈德非常近的位置,此刻的伯恩哈德也站到了他的身邊,這樣的距離不是非常親近的人,是根本無法允許的。

伯恩哈德試著輕輕地握住了弗雷特里西的手,然後便任由弗雷特里西十指交靠的回握,儘管力道大到令人有點生疼。

「我明白的,弗雷特里西。」你的顧慮跟我的考量都是為了同一個,在那個戰鬥烽火常伴與人命消殞如流星頻繁的生前,我們都未能跟對方說出口、就連嗜好都少共享,就怕一個鬆懈,就將這份可能過重的情感壓在對方心上。「我也喜歡你啊弗雷特里西,遠比家人的情感還要更深更執著的那種喜歡啊...」

「現在也是嗎...」「現在也還是啊...」夾雜著吸鼻子與哽咽的回答,卻讓兩個人的手握得更加緊密。

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雙手互相牽著,然後兩個人終於面對面擁抱著,哭出了聲音來。


「我好喜歡你,伯恩哈德。」
「我也是,弗雷特里西。」

隨著滿溢出來的淚水一同充塞著胸口的是難以言喻的滿滿歡欣與疼痛,兩個人在星幽界終於將思念告訴彼此,就像是這個炙熱溫暖的擁抱、無須再隱藏。




要先謝謝跟我聊了這篇故事某些梗概的太太><!

這篇故事走個伯恩跟弗雷對於對方的一些想法&互相告白的概念,有些事情一旦向最重要的人隱藏之後,是不是就會連其他事物也得一併收斂起來了呢?

寫到後面不知不覺間就跟著快哭的我w〈?總之這篇寫的方式是我滿熟悉的筆法,自己寫得非常開心、也希望大家喜歡就好囉!

原發文日期:2016/5/16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