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點心跟前輩們【里斯、伯恩哈德、弗雷特里西】

看到這個太可愛的狀況所想到的小段子,是個連隊隊員視角(?)跟三位連隊前輩們相處的小段子~







雖然還沒到規定的休息時間,但是目前一切都還是在有些混亂的建立秩序階段,你趁著所有人哄鬧著的操練時間,躲到了兩棟建築物灰白水泥牆之間的縫隙,既不引人注目、又通風良好的小小方寸之地很適合用來隱藏自己喘口氣。

「啊...」
「喔,來休息的嗎?」

從陽光強烈的走道拐進來的人影一瞬間難以辨樣貌,但是看清楚對方稻草金的髮色與端正的樣貌之後,你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嘆。

看著對方拎著一盒差不多兩手合捧的紙盒走過來,你不知道該先道歉還是先閃避的好。

「那個...里斯學長,我是不是─」「沒事,我只是來吃個點心,你就放心在這休息吧!」

總是被眾人吹捧跟稱讚的連隊學長在你面前打開了沒有任何裝飾的樸素盒子,一股引人垂涎的甜甜香氣就竄了出來。

是上頭用簡單的奶油盡力裝飾得很可愛、適合推銷給女孩子們的小巧點心。

看到你詫異的眼神,男子露出了落落大方的笑容,一邊嚼著散發著甜香的點心,一邊向你說明。

「這家在東區市場盡頭的點心很好吃喔!」「呃─」

本來要脫口而出說吃這種點心有點娘的你在最後改了疑問,向他問道「學長怎麼沒去食堂吃啊?在那邊坐著吃不是比較舒服?」「這個喔,」

你看著對方笑著又吃掉了一個,然後將手上的盒子遞了過來。

你愣愣地接住了盒子,看著男子舔掉拇指上抹到的奶油,然後將還留有一點小殘渣的雙手拍了拍「吃這種小點心會讓人感覺有點娘不是嗎?我是不怎麼介意形象一類啦、但是你也知道,我們就是一群都是男人的環境,要讓大家安心其實也是意外的簡單。」

「這樣啊...」其實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了解里斯學長所說的話,就只是傻傻地跟著回覆。

從幾阿爾雷外的操練場傳來的吵鬧聲突然清晰起來,「先回去啦!裡頭還有一個,你就吃了吧。」「啊謝謝里斯學長!」

你看著男子俐落的離去,那背影就跟出過任務、在武裝艇看過的任何打先鋒的學長們一樣,十分可靠。





除了要查找老舊到沒有輸入電腦內的資料以外,即使裡頭維持的乾淨整齊、也保持著明亮的光線,基本是不大會有人踏進這間全是老舊紙本的狹小資料室的。

雖然被連日任務接連失利的沉重氣氛壓得喘不過氣的你,正坐在一隻腳不穩的椅子上放著空發呆。

資料室的門扉發出一聲像是小動物被踩到尾巴的奇異聲響,開會時總是坐在前頭的一個身影、就這麼出現在這個空間裡頭。

「唔,是剛才一起開會的隊員啊,你在使用這邊嗎?」表情端正嚴肅的伯恩哈德小隊長單手捧著一個有點澎的牛皮紙袋,站在門口沒有走進來。

一瞬間被嚇到的你慌忙從椅子上跳起、然後站得筆直來回覆,聲音還不自覺的提高不少「沒有!小隊長要找資料的話我就先告退了!」

然而對方只是搖搖頭,拉開了椅子、將紙袋放到桌上說了「我只是來休息一下而已,不用介意。」「啊,是,我也是來這邊呃...偷懶一下而已。」

「嗯,確實這裡是好地方。」
原本以為多少會收到一些譴責之類的語句,不過對方只是脫下了手套,打開了隱約有奶油甜香飄散的袋子。

向來會議中都是選擇黑咖啡的小隊長,在你面前吃起了做成小花形狀,中間夾著一點奶油餡的餅乾,不曉得是不是看到你疑惑的表情,似乎是笑著的小隊長開口對你說了「有機會去東區市場盡頭的話可以去這家點心店試試,這家店的評價很高。」「好的,謝謝小隊長的推薦。」

然後一切又都回歸於沉默,只有小隊長不疾不徐、小口嚼著點心的聲音還在持續著,你坐回了原本放空的姿態,只是把大開的雙手跟雙腳擺得端正一點。

就在對方吃完了餅乾,摺起紙袋準備離開時,你喊住了小隊長「是說我能問小隊長為什麼要特地來這邊吃點心嗎?」「現在正是大家精神都很緊繃的狀態,身為小隊的帶領者,我希望能維持一個讓人可以放心跟隨、沒有鬆懈的姿態。」

「是的!小隊長真是了不起呢!」
「這也是因為各位小隊員願意信任我呢。」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你看見了小隊長確實露出了連日被會議與任務疲勞轟炸下、久違了的微笑。

對方踏出了資料室,離開的時候彼此都沒有再出聲,不過原本心裡頭被沉重氣氛壓得喘不過氣的重量減輕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有人可信賴的安穩感。

你也還是坐在椅子上,然後握緊了拳頭、對自己說了聲加油。





太陽很大、大得簡直能在幾分鐘內烤乾一個人似的,所有的同梯都以一種彷彿能突破這氣溫的氣勢在靶場上持槍射擊,只有你看著自己前方怎麼樣射擊、落點也沒辦法靠近同心圓內側的靶紙,流得像條河的大汗順著你的眼眶不斷滴落,說了聲眼睛被汗扎得生疼,藉口去洗把臉的你就溜到了入隊後不久、在某棵幾乎不會有人經過的大樹之下絕佳的乘涼處。

但是才一踏進不會被人看見之處的陰影處,卻有個比你早到的人在了,嚇得你看見來人的身分之後就大叫出來「哇喔喔喔教官你怎麼會在呃李!」「你這小子,幹嘛嚇到連舌頭都咬到了,不是來抓你的啦!」

負責訓練新進的弗雷特里西教官笑盈盈的、掰開手上一塊畫了許多可愛花紋的粉色小糕點遞給你「喏、我在東區市場盡頭的店買的,吃吃看吧!」「喔...喔!謝謝教官!」

你想都沒想的就張開雙手,接過了這個記得同鄉的女孩兒們很喜歡的點心,跟著神色一派輕鬆的教官吃著突如其來的下午茶。

對方一邊看著太陽高掛的藍天,一邊動作迅速的吃著不時會掉著細屑、帶著奶油芳香的小點。

吞下了大半塊之後你開口問道「是說教官幹嘛不去食堂吃?那邊還有酒可以配不是嗎?」

平常看著對方常常在食堂內跟前輩們還有同梯一起聊天喝酒,你突然好奇了起來。

結果總是朗笑著、似乎沒什麼事能打倒他的教官聽到了你的疑問,突然被點心嗆到、咳了好一會才平復過來,「教官你還好吧!」「沒事沒事,那個,怎麼說啊......好歹我也是要顧你們這群小毛頭的大人,吃點心什麼的感覺實在太孩子氣了...」

刻意露出了雌牙裂嘴的笑容,對方在自己唇前比了個禁聲的手勢對你說「剛剛那個點心就當作是賄絡,你可得要幫忙保密喔!」「咦?」

「這可事關教官的面子呢!」然而對方隨後就笑著又吃了一塊放在紙上的小點心,並將剩下的部分塞給了你。

明白了對方是在跟你開玩笑,你也跟著笑了點點頭表達會保密的。

「先走啦!不然等會兒大家又亂成一團了,順道說一下,射擊時要專注,但是肌肉不要繃得那麼緊,記得要適度放鬆嘿!」

結果對方離開了之後,還捧著點心的你才反應過來他說了些什麼,帶著感謝的心情,你向前方大聲的喊了一句「謝謝教官的提點!」





從某人視角撞見前輩們吃點心的小段子,希望有把王牌&小隊長&教官帥氣又顧後進的感覺傳達出來〈手比愛心,寫一寫深深覺得自己果真是迷妹〈大笑,

雖然基底是差不多的,但要是細節部分能讓大家感覺、真的是他們會有的反應那就太好啦>//<

點心店私心設定是里斯前輩告訴伯恩哈德跟弗雷特里西的XD
是連隊口耳相傳的御用點心店〈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