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沉吻【雷卡】

打給親友太太們關於親親(?!)的糧XD

突然開始&其實很清水這樣〈正色





最近雷獅對卡米爾的親吻都是淺嘗即止。

最多最多就是附加一個啃在少年柔嫩頰上的嚙咬,這讓習慣了之前雷獅如狂風暴雨般君臨一切深吻的卡米爾有點無所適從。
畢竟他也不怎麼好開口去問為什麼大哥會突然改變。

只是隨著每一次雷獅的唇都是如羽毛般輕掃過自己的眼,最多就是唇,卡米爾發現自己越來越不懂為何大哥還都能用一派輕鬆的眼神向他挑挑眉,然後什麼話也沒說的轉身離開。

已經領略過陳年佳釀芬芳甘醇流瀉於唇齒間的迷醉之後,少年再回頭、僅啜飲微甜的香檳自然是不夠的。

「......大哥!」
所以卡米爾在雷獅又一度輕吻他的臉頰就要走開時,抓住了對方的手臂。

「怎麼了,卡米爾?」雷獅的眉輕挑,卡米爾馬上便反應過來這是他大哥設下的局,只是話已出口,自然是無法追回。
況且他也不會無視這個挑戰。

無意識的壓了壓帽沿,少年試圖用最穩的聲音說道「最近大哥...總是用很輕的方式親我,不像之前那樣了。」「喔─」
雷獅還沒回答,但是臉上早已大大綻出的笑容證實了卡米爾的推測。

還算可以,沒有超過他預期的時間就提出疑問了,問句也不太算彆扭,勉強及格。

雷獅的眼瞳如猛獸發現獵物時那般光彩銳利,他將雙手壟罩住卡米爾,逼得往後便是牆面的少年不得不放開手,只能眼睜睜看著雷獅以軀體侵略自己眼前所見的一切範圍。

然而氣氛卻不是侵略與被侵略的劍拔怒張、反倒如質地輕透的水晶杯中傾倒洩出的紅酒,在空間中散逸出令人欲醉的迷離。

雷獅欺近卡米爾的唇前,卻是在他嘴角的位置咬了一口。
沒料到雷獅行動的卡米爾顫了一下「唔!」「誰讓某個小朋友之前只是舌吻、就緊張到咬我的舌了?」

伴隨著雷獅低低的嘲笑,他指著自己的舌尖,上頭有個幾乎看不出來的小小深紅區塊、是少年一時緊張的小錯誤。
現在不知道是羞怯更多還是愧疚佔上風的卡米爾快縮成了一團「抱歉了,大哥......」,連眼神都避開了雷獅的眼睛。

「不用,卡米爾。」依舊將卡米爾圍困在自己雙臂之間的雷獅愉悅的開口「換你主動就可以了。」
看著聽到自己的命令而抬頭看自己的自家兄弟,雷獅的右手放了下來、改伸入少年因被圍巾包裹得十分溫暖的頸子,用指尖輕輕的摩娑著。

「不過是熟不熟練的問題罷了,多做就能學會了。」青年的嗓聲放得輕柔,宛如誘哄又猶如指導,卡米爾的眼瞳如猛獸發現對手露出破綻時那樣銳利明亮,他盯著雷獅的眼,手卻是往雷獅的唇邊摸去。

「我明白了,大哥。」既然想要一嘗那如美酒般的滋味,那麼付出點努力也是必須的。

他們的眼同時閉上、而後唇舌交纏。






雖然想寫個深吻不過時間不夠就先這樣吧XDDD

總覺得我寫起來的調調都差不多啊XDD但是我覺得 雷卡這樣 真的超好吃〈##

喜歡雷總帶著卡米爾、而卡米爾也總是知悉大哥意圖的模式w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