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水面以下【卡米爾雷獅】

跟親友聊到卡卡跟雷獅酒量之差而手癢想打的段子XD我真是會挖自己的坑〈?!
私設有、原作背景,有點酸酸澀澀的風味,應該比較偏卡雷這樣~







頭一回被雷獅帶著去喝酒的景況,已經如匯入湛藍汪洋當中的河水一般,連片段模糊的記憶都撈不到了。

卡米爾抿了抿長身玻璃杯中的茶色液體,名稱中有個茶字的酒類喝起來仍舊帶有酒精氣息,他一邊小口啜飲著,一面思考為何雷獅會喜歡這種飲品。

既不怎麼甜、視種類入喉還可能有灼嗆感,最重要的是他也喝不醉,就連借酒澆愁的意義都沒有,所以比起這種人稱『大人專屬的飲料』,卡米爾還寧願換成幾杯甜到足以讓其他人皺眉的熱可可。

但是大哥喜歡,所以他也便跟著喝。
出乎意料的,卡米爾試過幾回不設總量限制的豪飲,然後發現自己還比雷獅能喝的量更多,而且幾乎不怎麼影響意識。

「怎麼停下來了?這家的酒不合你胃口?」
雷獅原本就相當具有吸引力的低沉嗓聲、此刻更是被催化得撩人心弦,卡米爾默默的盯著雷獅退去凌厲的眼瞳,安分接過幾乎是要貼著他的臉說話的雷獅遞過來的酒杯,「沒有,大哥,我只是在思考這杯的成分是否加入了果汁而已。」「又在研究這個,出來喝酒就放輕鬆些吧卡米爾。」

雷獅五指攀在岩石杯杯緣輕晃著,裡頭放入冰塊的酒杯被搖得發出鏘啷聲,他勾起嘴角將杯子舉到卡米爾面前,對方便會意過來、將自己手上的酒杯也舉起,兩只玻璃杯在空中互相碰撞了一下,那發出的聲響有如鐘響、清脆而明亮地擴散開來。

他的大哥只有在帶著他一塊兒喝酒的時候,才會一杯接著一杯、喝著酒精度數極高的種類,平常若是跟團裡成員、或是還有其他人在,雷獅最多就是一手啤酒就消停了。

所以將喝到盡興而步履蹣跚的雷獅帶回去就是卡米爾的責任,因為他酒量比雷獅好、也不怎麼喜歡喝。
也因此只有他、只有他能看見雷獅眼尾泛上一抹淡紅的神情,彷彿那是少年似醉非醉之間擅自在腦中幻想、替雷獅添上的色彩一般。

酒杯已在兩人身旁堆疊如剔透晶瑩的玻璃小山,臉龐因酒精運作而發熱著、卡米爾把圍巾扯鬆了一些,然後依舊安靜的以雙手握住沒剩多少酒液的杯子,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著肩膀已經靠在他身旁的雷獅側臉。

對方闔上眼之後顯得眼睫特別明顯,靜靜讓雷獅靠在肩膀上的卡米爾忍住想要伸手去觸摸的衝動。
而即使不特別費力去想,他也能清楚描繪出現在以安穩神情入睡的雷獅,他的雙眼是何種色彩,又是如何以自信剛毅的光輝閃耀著,成為卡米爾睜眼就能見到的光源。

少年放下被手握得溫熱的杯子、落在桌面時無一絲聲響,就怕驚動了雷獅分毫。
「大哥、大哥,你還醒著嗎?」

回答卡米爾的只有雷獅均勻節奏的呼吸聲及高於平時溫度的體溫,他再度將圍巾繫好、並且將雷獅的外套拉攏。

卡米爾蹲低了身子,此刻雷獅要是醒來的話就能看見他的兄弟燒紅的耳尖,宛如一抹天際燦爛的橘紅霞彩。
他拉過雷獅厚實的手掌,以唇輕柔觸碰雷獅溫暖的手背、神情虔敬彷彿向王致上最高的忠誠與敬意。

雷獅就是他的君主,與他們的出身、與其他外界賦予的事物都無關,就僅僅是引領著自己前進的道路、那既耀眼又威風的王。

「大哥喝醉的樣子,請給我一個人看到就好了。」
然而少年不僅僅是帝王忠誠的部屬,他澄澈湛藍的眼中更有著明亮搖曳的焰火。

凝視著雷獅安穩的睡顏,卡米爾一人的低語消散在空氣之中,片刻之後他便仔細的攙扶起雷獅,讓尚未醒來的雷獅一手搭著他的肩膀,然後穩穩地帶著雷獅走回據點去。




跟親友聊到的明明是因為卡卡酒量比雷總好、所以負責帶雷總回家&霸佔雷總的無防備姿態(?!)的甜梗,結果寫一寫變得跟酒一樣有點酸澀了why?ww
其實我覺得比起雷獅、卡米爾對雷獅的依戀跟情感應該更強烈,所以私心也喜歡會悄悄露出對大哥佔有慾的卡卡w
至於雷總嘛......沒他的允許,怎麼能有人能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靠近他呢?w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