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關於睡眠【雷獅海盜團主】

想寫寫海盜團裡有關大家睡覺的一些段子w
內含有帕佩帕&雷卡成分,一樣有諸多私設,走個我流風格的溫馨風格XD





羚角號上的設施一概齊全,作為眾人休息充電的寢室自然也不例外,不過海盜的生活脫離不了掠奪與追逐,加上雷獅海盜團獨樹一格的殺著,於是乎寢室也只是圖個舒適方便而已,要再更豪華就不可能了。

佩利是四人裡頭最好睡的成員,自小就處於不怎麼安穩的生存環境所賜,他哪都能睡,就算不在寢室的大床上,也能在駕駛艙作為休憩之用的硬梆梆長椅上,甚至是倉庫放著預備床被的平台上睡著。
但他最常被發現的地方,是在帕洛斯來到團裡之後,以豪邁的姿態擠在對方的床上睡著的,身量原本就高的佩利入睡時手腳大張,毫不客氣的就佔據了原主的床鋪空間。

不過那其實也沒怎麼造成帕洛斯的困擾,與睡相糟到太多空隙的佩利相反,帕洛斯的睡姿不怎麼豪放,他總是像躲著嚴冬的動物一般,將自己盡量縮得小小的,然後靠在沒什麼燈光及日光會照到的角落入睡,因為經歷過太多次在睡夢中被人暗算的經驗,所以帕洛斯睡覺時總是有點淺眠。

所以即使是佩利老是滾到他這來睡,佩洛斯也沒怎麼覺得困擾。

有時候反倒是覺得有點方便。畢竟多了個人可以擋在睡覺時這種特別容易被捅刀的第一線不是嗎?
「喂,佩利、滾過去一點。」
推了推這回真的是一手伸了過來,把自己逼到快沒位置睡覺、披散著長髮的身影,帕洛斯開口喊著明知不會因為這點音量就醒過來的傢伙。

但這樣反倒是好的。
依舊將雙手環抱著自己的帕洛斯為了推開睡在他床上的大傢伙,不得不改變了姿勢,他那看向佩利、明顯異於他人色彩的眼瞳在黑夜中看起來格外滲人,但是對方卻渾然未覺,依舊大敞著雙手雙腳、發出奇異的呼嚕聲沉睡著。

帕洛斯發出自嘲的輕笑,用手指撿起了相較於主人的個性更為柔順的淡金色長髮「你這樣可是會被人輕易殺掉的喔,佩利。」

彷彿在回應著帕洛斯的話語,佩利突然一掌拍到了帕洛斯握著他頭髮的那隻手上,害得帕洛斯嚇了一大跳,身子又往後退了些。
不過害他嚇到的人其實沒有醒來,只不過是個睡夢中的無意識舉動罷了。

取代那如上等絲線的淡金髮絲壓在他手裡的,是佩利粗糙卻又寬大溫熱的手掌。
「......唉、這都算些什麼啊。」

從來都是獨自一人戰戰兢兢度過無數需要入眠夜晚的男子,嘲笑著自己此刻的軟弱舉動,
然後握住那隻手,慢慢地沉入夢鄉。

相較於雷獅鋪設得十分舒適的寢室,卡米爾唯一在意的是自己的寢室有沒有位置可以放書。
什麼樣簡陋的床鋪他都睡過,比起來現在即使是最普通的棉被與枕頭、床鋪也不是特別有彈性,但都已經相當的不錯了。況且考慮到每當使用大羚角跳之後都得重整一回內部裝置,就會覺得能睡覺就很好了。

身擔海盜團中軍師位置的卡米爾如此心想,所以每當被問到房間有什麼特別要求時,他都只有說明想要檯燈與書架而已,他已經很習慣睡前翻一翻書本、至少閱讀個幾章再入睡的習慣,所以就只有這兩樣是不可缺少的。

雖然卡米爾也不會看得太晚,因為會被某個人念的。

「還再看啊卡米爾?現在外頭沒光源,早該睡了。」
明明只要換了等級比較差一些的寢具就會睡不好的大哥,自從某次半夜突然進到他房間、掀了棉被就摟著他一起睡之後,雷獅就老是往他房裡鑽。
搞不太清楚為何大哥出現這舉動的卡米爾嘆氣嘆在了心底,看著雷獅自動自發就往床上一躺,自然不過地抖開堆在卡米爾床旁、明顯質量高上幾階的蓬鬆棉被,他輕輕闔起書本放回架上、順從的答道「我知道,就要睡了、大哥。」

躺好的雷獅神情愉快地拍了拍卡米爾的枕頭、示意他的弟弟快些睡下。「嗯,快點睡吧,卡米爾。」「嗯。」
才躺入棉被裡,卡米爾便感覺到自己被雷獅一把抱進了懷裡,就跟小時候那些寒冷的夜晚一樣,身著貴族裝束的小皇子會不管大人的吩咐,硬是將只能穿著縫補過多次舊衣的他拉進房間,霸道的命令他得要一塊兒睡。

雷獅的體溫高於自己,所以卡米爾其實相當喜歡被雷獅摟在懷裡一起睡,因為那會很暖和、就像是夢見惡夢也會被消融般的好睡,但是與之相反、不曉得大哥會不會被自己給冷著了。
卡米爾抬眼看著眼皮已經闔上的雷獅,輕悄悄地問道「我手腳比較冷,大哥這樣抱著沒有問題嗎?」「要是覺得我這樣就會被冷到你就太小瞧我了,卡米爾。」

閉著眼說完的雷獅語氣中滿是自信、他一手按上卡米爾的頭摸著,在他胸膛裡的少年自覺地更往雷獅湊近了一些「好的,大哥。」「比起這些,你倒不如給我說些有趣的故事。」

「那今天說關於世界樹的故事吧,大哥。」「嗯、隨你。」
專注的聽著卡米爾沉穩而清晰的述說著一個關於某個星球的神話故事,雷獅感覺到彷彿自己落坐在某處寂靜的海岸、唯一的聲響即是規律拍打著岸邊的浪潮聲響。

雷獅從來不覺得自己在雷王星上的寢宮很暖和,就算裡頭有著一般平民作夢也不敢奢望的裝潢與陳設,即使棉被枕頭都是讓人一沾就想睡的高級料子,卻總是透著一股空虛,那不是屬於雷獅自己的東西、也沒有人在那處和他一塊進入夢鄉。

然而他那有著宛如寧靜海岸瞳色的堂弟卻能說故事給他聽,雖然卡米爾最開始被他拉著一起睡時總是很侷促,但是讓他說故事的話,那平時總是有點畏縮的小小孩子、卻總是能以超乎年紀的平穩把故事說完。
從那之後他便打定了主意,要將這片有著規律且朗誦著好聽故事的海浪聲響收納起來,他喜歡在進入任誰都是得獨自入睡的夢鄉時,有卡米爾的聲音陪伴。

卡米爾說著故事的聲音漸漸的小了、
雷獅的呼吸聲漸漸的變得有規律了、
他們沒有道晚安,因為兩人互相摟著一塊入睡,就已經很安穩。




一邊聽著ONE OK ROCK的PIERCE打文覺得特別符合調性XD
本來只是想寫寫佩利總是跑去睡在帕洛斯床上&雷獅會去跟他弟卡米爾擠一塊睡,結果寫著寫著就腦補了好多他們一些關於睡覺的過往ww
不過成果我自己滿喜歡的就是了XDD很喜歡這種互相依存&暖暖的調性XD〈自己說#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