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暫權之記【里斯雙子】

想吃個前輩在伯恩跟弗雷遇到危機時英雄救美、所以動用了ABO設定的連外連都用不著的不黃暴段子w

里斯X恐怖雙子、生前背景、ABO設定有(未全採用),我其實只想寫寫很蘇的前輩咬雙子脖子〈手比愛心〈##





「小心!有人混了強制的藥品到Omega隊員的飯裡!」

里斯一反應過來隨即抄起長刀、掃視了一回擠滿飢腸轆轆戰士們的食堂,等他找到發聲源頭的時候,現場早已陷入混亂。

平時為了生活及作戰時的方便管理,在隊中的戰士不論性別都會服用發配的抑制劑,由於是事關作戰效率的公派品,因此藥效一直很穩定,然而再怎麼好用,終究會被有心人士趁隙鑽了漏洞。

被混入Omega隊員餐點的藥劑效力極強,從有隊員發現出聲、到所有人警覺的幾秒之間,整個食堂便已瀰漫著一股芳馥濃郁的甜香夾雜著些許青澀氣味,猶如花果即將成熟可供採擷的前一刻,格外勾人。

在場幾乎沒有被如此高強度的訊息素壟罩過的Alpha隊員全都亂了方寸,他們也都被現場的氣息引發了強烈的情慾,因此接受過訊息素干擾訓練、還能保持最低程度冷靜的里斯想找出是哪個Omega隊員中了陷阱,就得費勁撥開一個個如野獸般朝自己揮舞著拳頭的Alpha隊員們。

其它還能保持自我的Beta隊員們接受里斯的指示,有的人先壓制住或是將Alpha隊員帶出去,有的則負責向外聯繫,戰力比較高的隊員則找出還在食堂內的Omega隊員加以保護。

偏偏那股甜香不知為何就像被調和的酒品般,香氣越發的濃烈,看來中標的不只一個隊員啊......

下達完指示的里斯在心中暗道不妙,然而人群騷動的中心已經沸騰了起來,在食堂這半密閉的空間裡有零星發情狀態的Omega、加上一大群媲美餓狼的Alpha,情況堪比只帶一隻沒有武裝的小隊去對抗飛龍王一樣。

實在擔心誤食藥品的Omega隊員會被激動狀態的Alpha隊員們分食掉,里斯一個響指就將火焰纏繞上週身,藉此順利在一群失去理智的隊員中開出道路來。

「是誰吃到了有問題的食物、還能出聲的話就回答我一下!」
一邊用刀背敲昏撲過來的隊員,另一手拋出火星阻擋向訊息素來源衝過去的人群,里斯壓抑住心頭湧上來的鼓譟大聲喊著。

「是我跟...伯恩哈德,」「是我們,里斯前輩。」
發著幾乎是顫抖的虛軟聲音,回答里斯的是他再熟悉不過的雙胞胎兄弟檔。

金屬碰撞的聲音也一併傳出,在那濃郁的芳香開始動搖著理智的時候,里斯也好不容易看到了正背對彼此、努力撐著進入發情期的身體對抗失去理智同袍的兩個人。

本來想大聲向伯恩與弗雷吶喊「沒問題了,我會支援的。」的里斯,一瞬間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視野變得狹窄,原本該注意其他隊員攻向兩人的動作,此刻的他卻只能看到被野獸覬覦的兩名獵物。

尤其是對於兩人十分熟悉的里斯,站在如此近的距離,他甚至能分辨得出含有森林冷冽味道的出處是伯恩哈德的,而另一股揉入陽光日曬的氣味則出於弗雷特里西,體內的熱流跟著大幅竄動起來。

年輕的戰士差一點點就要被本能駕馭,但是當里斯看見還在抵抗的兩人向自己投射而來、無比信賴而放鬆的眼神時,他便想起此刻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里斯一個大步跨到了順利隔開襲來隊員的雙子身邊,他以感到有些乾渴的喉嚨對著已經沒有太多力氣的兩人說道「站到我的身邊來,盡量離我越近越好,伯恩哈德、弗雷特里西。」

趕在下一波人潮圍靠上來之前,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用盡力氣點頭,然後各自戒備著前方退到了里斯的身邊。

其實就連靠近里斯對於現在的兩人來說都有點難過,原本里斯就是隊上數一數二的Alpha隊員,此刻還正在使用能力,屬於里斯的訊息素高漲在空氣當中,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西光是支撐自己不要直接雙腳一軟直接跪下、就已經沒了餘力。
更別說還要努力克制自己朝那股熟悉的、具有熱帶果實氣味的Alpha氣息伸手而去的念頭。

一靠上就幾乎是攤在自己身上的兩具身軀都熱得嚇人,里斯一下就明白了原由為何,雖然在室內使用火焰的能力並不太好,但是情況危急,里斯便率先選擇了保持現場的秩序。

「這火焰會燒盡一切,不怕死的就放馬過來吧!」

澄澈如朝霞天際的亮彩紅火附於里斯揮向前方的配刀潑灑開來,伴隨著青年刻意釋放出去的訊息素,現場躁動的隊員很快的都被挾帶炙熱能量的火焰鎮壓下來。

只剩少數幾名能力較強的Alpha隊員仍舊試圖攻下里斯的防禦,畢竟現場滿佈的Omega強烈氣味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過於刺激,即使眼前有焰火的阻擋及同為Alpha的訊息素干涉,依舊無法阻止本能的衝動。

「你們兩個...還好嗎?」
里斯擦去額角上並非是使用能力而滴落的大顆汗珠,雙頰上明顯染著紅暈的兩名後輩正大口喘著氣,但他們仍是開口回答了築起火牆幫助他們的青年「還行,我們還能再撐一下。」「沒問題的,里斯前輩。」

來自兩人身上的氣味其實早已對里斯造成了影響,所以他也並不輕鬆。

而且剩下的隊員開始拔出各自的武器劈砍向里斯,反擊並不是問題,青年一邊想著,閃過直線揮下的長劍,他抓過衝來的隊員領子、順勢將人甩到另一名即將衝過來的隊員前方。
問題是隨著時間過去,自己的意識逐漸轉移到了弗雷與伯恩兩人身上。

看著里斯戰鬥中越來越緊皺的眉頭,明白對方之所以像是陷入苦戰原由的兩人互相交換了個眼神,即便是制服住失控的隊員,在醫護組趕到之前、被藥物強制進入發情期,散發著明顯訊息素,身體也失去抵抗意識的自己和手足一樣會處在危險的狀態,就連里斯也會連帶處在被Alpha本能支配的高峰期。

趁著里斯將揮刀過來的隊員丟出去、造成後面來襲的人全都跌成一團的時刻,用剩餘的一點力氣,弗雷特里西將里斯扯了回來,而伯恩哈德硬是將自己的長劍插入地板,令灰紫色的雷電荊棘把三人壟罩住。

了解伯恩哈德此招能作為防禦之用的里斯,瞬間就收斂起了自己的能力,然而被弗雷特里西按住的手腕卻燙得彷彿火焰尚未熄滅。

「前輩先、暫時標記我跟伯恩吧......」
「啊?還能跟這些昏頭的傢伙打一會的,而且我不能保證現在的狀況...我不會下手過重。」

弗雷特里西已經覺得自己沒了力氣、只能把頭靠在里斯肩膀上,把話斷斷續續的說完,還是用盡理智克制住被Alpha及藥物影響的狀況,要不然真的差一點就要把隊上的王牌前輩推倒在地、直接跨坐上去了。

同樣是死死壓下自己腦內已經昏眩成一團,幾乎要朝著里斯喊出各式誘惑語句念頭的伯恩哈德也搭了腔「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何況前輩還幫我們一塊撐到了現在。」

「所以我們相信你的。」
一直撐到方才都還覺得自己能保有理智的里斯,此刻卻覺得心臟被向他說出句子的兩名後輩直擊了一般,體內還是燒滾著被兩人訊息素引起的熱度,然而不同的是另有一種冰涼卻溫和的感受包圍住心頭。

連解開緊貼脖頸的領口扣子都很費力,選擇相信Alpha意志力的兩名Omega隊員除去了頸子上的束縛,他們向著里斯坦露出在發情期中本應藏得緊密的後頸。

在尚掙扎著想撲來的隊員注視下,里斯的眼瞳彷彿被染上了躍動的火焰光芒,他的指爪按上了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的肩膀,即使做好了心理準備,屬於Alpha的強烈壓迫感還是讓兩人在接觸到里斯溫熱的掌心時震了一下。

被濃烈香氣煎熬許久的青年一瞬間露出了猶如吸血鬼找到獵物時、即將撕裂獵物的狂暴神情,幸好見到了兩名後輩閉上雙眼、而表情是全然的信任,青年才穩住了激昂的情緒。

里斯張口在弗雷特里西的後頸氣味最明顯處咬下了一口,有所收斂的力道使得這個動作並不足以形成正式的標記,只是在弗雷特里西偏白的皮膚上落了一枚清晰的齒印,是最多持續幾個禮拜的暫時標記罷了。

隨著暫時標記發揮效用,原本瀰漫空氣中濃重的芳馥訊息素頓時就減去了一半,里斯在離開時無意識的輕舔了一口自己落在弗雷特里西頸子上的牙印,惹得先被標記的後輩一把遮住自己脖子、差點就高聲叫了出來。

「......哇前輩你也太入戲了吧!」聽著弗雷特里西不再喘息,但活像是跑完超長馬拉松的虛脫抱怨,里斯轉向了伯恩哈德,體內騷動同樣因暫時標記緩解不少的青年幫伯恩哈德落下標記時就輕緩了許多,但是伯恩哈德並未感到特別輕鬆,因為對方的動作越是溫柔,他反而越是會意識到自己正在里斯被標記,即使這個只是權宜的暫時標記。

在確定完伯恩哈德的脖子上也有印記後,還沒發現到自己還被訊息素的餘波影響,里斯以蜻蜓點水的力道在伯恩哈德的標記上啄了一吻。

「好了,現在應該沒問題了。」「......麻煩里斯前輩了。」
後頸的部分彷彿被火燒過一般的火辣辣,伯恩哈德神色有些驚慌的同樣伸手捂住後頸,和弗雷特里西一起向里斯道了個謝。

在誤食藥物的兩人都確實接受標記後,全場的Omega訊息素終於散去,好不容易配出應急藥劑的醫療組及支援也趕到了媲美大混戰過後的食堂,大夥兒開始忙著收拾善後。

回神才發現自己已全身汗濕的里斯暫時還在看著現場復原,然後突然想起什麼似走了過去,湊近到了正在接受醫療組照護的雙胞胎後輩耳邊輕聲說道「今天是緊急狀況要幫忙,等這標記消失就沒事了,不要介意啊 !」

通常標記、包含臨時標記都是只有互相屬意彼此的伴侶才會進行的事,而且標記通常都伴隨著性,極少狀況下會在多數人面前進行,所以里斯才特別說了,希望兩位後輩不要在意這次的意外。

都還在按著頭一回被烙上的標記處的兩人有些呆愣的回答「呃啊、好,好的。」「沒問題,我們知道的。」

偶爾提到這次的意外事件處理,里斯還會被隊員們調侃一下、是企圖一次收服兩位Omega的野心Alpha。
雖然之後他真的成為了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共締標記的Alpha就是了。





好我知道我很雷XDDDDD
但我就是想吃A前輩在O雙子失控的時候為了救人、抓住兩個人的脖子咬的段子啊!!!〈奇怪的愛好##
雖然用了ABO但我還是寫的很清水〈笑死,然後為了寫想看的段子前面又安定的爆字w但前輩很蘇很帥、可以!〈拖走
希望有讓大家感覺到好吃就好啦XD
原發文日期:2017/8/19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