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有誤的起床方式【格瑞嘉德】

收到關鍵字[起床氣]來發想的一篇,現代架空&瑞嘉兩人同居設定,或許有點OOC,一點點假裝要開車的感覺〈?!,總之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吃甜甜嘿!





「格瑞......格─瑞、格瑞!起床啦格瑞!」

太陽才剛射入窗簾半遮的窗戶後頭,一道中氣充沛的男聲就跟著響起,配合著各種高低起伏兼有停頓的大聲喊叫,聲音來源的主人正頂著一頭都還來不及梳理的雜亂金髮,用雙手拼命搖著躺在床上、睡得規規矩矩的青年。

金陽同時照在兩人身上帶來一日清晨美好的溫度,然而還睡不到該清醒的時間、就被同居的青少年用媲美十台手機環繞的鬧鈴聲程度喊著,外加實境搖晃體驗服務的青年,縱使平日如何沉著與冷靜,此刻也壓抑不了體內所蟄伏的渴睡猛獸。

格瑞原本就有點低血壓的傾向,算是沒有睡足的話就很不容易醒來、就算醒來也是會發呆好一陣子的體質,本來嘉德羅斯也就在屬於睡好睡滿的年紀,平日起床時通常格瑞都已經做好早餐等他了。無奈今天兩人說好要一起去離市區兩三個小時車程的牧場觀光,興奮過頭的青少年自然比平常起得都早,一股腦就衝去對方房裡要叫格瑞起床了。

蓋在身上的棉被已經被嘉德羅斯搖得都掀開來的格瑞根本眼睛都還沒睜開,幾乎是下意識的吼了一聲「安靜點、嘉德羅斯,時間...還沒到。」「不管,等一下就要出門了,是你說過要帶我去玩我才早起的,所以你快起床!」

尚未睡飽的精神還昏昏沉沉的,本來就還覺得身體很重的格瑞被嘉德羅斯這麼一吵、眉頭更是皺得簡直可以夾上張紙,「我等等就會去洗臉了,你先去吃早餐...可以嗎...」

想到要跟格瑞兩人一起出去玩、就已經興奮到差點失眠的嘉德羅斯,沒心力注意到格瑞神色的不對勁,聽到他像是誘哄一樣的低聲吩咐一下子想成對方把自己當小孩子看、以為只有自己因為要出遊一頭熱的開心,隨即就撲到對方身上、朝著格瑞耳朵旁又是一陣吼「只有渣渣會敗給睡意,你都是大人了吧!」

「─嘉德羅斯。」
那是平常青年鮮少對他使用的寒冷語調,並不是有禮又溫和的平淡,是內藏利刃的寒冰,聽者彷彿聞之見血。

少年不是未曾這麼近距離的注視過格瑞的臉龐,但是對方明顯露出生氣的表情那真是頭一回見到,青年彷彿還壟罩在清晨霧氣裡的紫眸焦點不清、卻讓嘉德羅斯感覺到一種接近於害怕的情緒,他看著一手就把他按進蓬鬆枕頭裡的格瑞,對方說出的話語字字相連,就好像喝醉似的。

「勸過你的了,沒事不要對著人亂喊渣渣。」「喊渣渣又怎麼樣,本大爺可是能戰勝睡意─」

呼吸完全被濕潤的舌與唇佔據,嘉德羅斯怔怔地接受了格瑞突如其來的吻,他那雙宛如融入朝陽的金色眼睛大睜,來不及反應是閉眼好還是要維持原狀。

然而神智被渴望睡眠的猛獸吞噬掉的青年,不會給始作俑者絲毫逃離肇事現場的空檔,平日相處時連吻同居青少年都是淺嘗即止的格瑞,他一反常態的以舌撬開嘉德羅斯的牙關,將全身的重量壓上對方的身體。

發現到事態不對的青少年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他想推開格瑞、卻發現自己已經被青年帶有起床時特有高溫的軀體壟罩住,雙手跟著身體一塊被格瑞抱緊,連要伸手阻擋都難「格瑞、格瑞你等等...總之先起床啊!」「跟你說過了,不要再亂喊渣渣。」

彷彿跳針一般,格瑞回的並沒有對上嘉德羅斯提出的話語,他只是趁著身下少年張開口的瞬間、再一次強勢地給了對方一個深吻。

如同要擊潰少年的抵抗、他以舌尖搔刮著嘉德羅斯口腔內濕潤又脆弱的每一處黏膜,並在每一次的吞嚥與喘息當中微調姿勢,確保對方在這個吻之中、徹徹底底的沉淪下去。

根本沒經歷過同居人幾次這般帶有侵略性又強勢的吻,很快地識得對方氣息的身體就讓嘉德羅斯輕易棄守,少年明顯漫上水氣的雙眼用力眨著,他還能自由行動的手掌扯緊了格瑞的衣服,口中還能發出的聲音只剩鼻音沉重的破碎口申吟。

原本就是風吹就升旗的青少年哪堪得住這麼熱切的濕吻,格瑞明顯感受到了下腹緊貼著的火熱有逐漸挺起的趨勢,但他沒打算採取任何行動,就只是繼續肆虐著嘉德羅斯的雙唇而已。

等到這個吻總算停止下來,兩人的雙唇都已經有些腫起,被津液浸潤的泛著水光。

順著嘉德羅斯放鬆開來的力道,格瑞輕易的就能將左腳卡入對方的雙腿之間,青年及肩的銀白色頭髮披散著、然而他的眼神卻是正午時分那般的清明。

格瑞將擋住視線的額前髮絲用手梳向後頭去、盯著因為下身起了反應而只能乖乖躺著的青少年瞧,嘉德羅斯這才回神過來、對方現在才算是真的清醒了。

被剛才一番纏糸帛熱吻染上些許緋紅的雙頰,襯得格瑞的俊顏更加好看,他帶點無奈的語調,注視著此刻和他動作如此曖昧的同居人「說了讓你先去吃早餐的...」


青年略顯低啞的嗓聲讓嘉德羅斯感覺臉上跟身上某處一齊湧上來一股熱流「我怎麼會知道你會有起床氣啊...渣─呃,格瑞。」壓住下身漲得發疼的彆扭,他努力向對方表達了抗議跟一點點的歉意。

格瑞搖了一下頭「嗯,算了,你會提早起來這點我也是沒把它放入時間估計算內,重要的是,」對方手虛虛的靠上自己的下腹,嘉德羅斯發現格瑞似乎笑了一下,「今天的行程怎麼辦,要出門還是要繼續把它辦完,嘉德羅斯?」

既然一大早的開頭就已經如此鬧得刺激,格瑞倒也不是很在乎一定得要按照行程走了,況且對方比平常還要順從一些些的姿態算得上是可愛,能多看一會兒也很好。

「當然是把它做完啦格瑞牧場可以之後再去反正又不是─」「好。」

少年緊張得一句話都沒喘氣的就要說完,不過格瑞打斷了他的發言、趁著對方眼神飄移開之前,格瑞再次落了個吻在嘉德羅斯光滑的額角上,這次的力道輕多了,是青年平時的模樣,然而嘉德羅斯卻覺得自己整個人熱得都要能化成熔岩似的。

已經帶上明確溫度的陽光照進窗內,窗格的陰影將交纏在一起的兩人身體畫上一明一暗的光柵,分外旖旎。


後來中午打給本來晚上要送書過來的遠親、讓他們可以提早過來的嘉德羅斯,發現滿臉笑意的雷德跟祖瑪還特地給帶了兩人份的午餐給他跟格瑞時,總覺得好像被看透了些什麼。





一寫完發現瑞哥被我寫的好蘇〈???!!!,青少年嘉嘉好可愛喔><!!〈一邊寫一邊跟親友說腦子裡都是嘉嘉聲優老師的吶喊聲XD

覺得牧場超適合瑞嘉去玩的!!又有可曬太陽的地方又可以買牛奶有沒有!!〈好
總之這好像是頭一回寫這組談戀愛(?!),希望大家覺得好吃啦XD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