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夏天的青春喜劇【雷&安&卡】

試著寫寫旁白式叨叨念念的現代校園背景的雷安卡大三角(彼此雙向),就是個嘗試營造個青春氣息的段子(?!),希望大家會喜歡啦XD





那天的空氣很悶,隱隱約約帶著風雨欲來的溼氣,嘰嘰嘎嘎嘎的蟬聲跟蟲鳴像是能刮掉人的耳朵,剎那間又倏然而止。

安迷修撐著傘,他擋在雷獅跟卡米爾的中間。
明明沒有下雨。

人們都說青春是一首盛大的歌曲、可惜此情只待成追憶;可對於身陷賀爾蒙成長風暴的青少年們、對於當事人來說,每日的任何一點一滴變化、只要不是甜的,那都必定嘔得人骨子裡發酸。
比方說現在。

雷獅是高三裡頭人氣最旺的英俊少年,桀驁不馴的個人作風還有天生似的領導統御能力讓他在校內收刮了大票的女粉絲男部下,還有群眾開玩笑地喊著他雷皇子。

安迷修同為高三人氣妥妥頂上的俊朗少年,溫和親切、又愛園藝又喜歡幫助他人,性格就像朝陽一樣暖心,雖然偶爾耍帥過頭被嘲笑個幾聲,但也無損男女同學喊著他自封的騎士稱號為他熱烈歡呼。

和他們相比起來,身為雷獅堂弟的卡米爾最多被提起的時候、就是那個圖書館內無書不知曉的工讀生,還有聽說他能把福利社裡的甜點一口氣從貨架頭吃到架尾的傳說而已。

若不是因為他是雷獅的堂弟,還有因為雷獅自組的社團(美其名是研究社會金融的實搞投資社團)遇到預算過不了、對著學生會的安迷修槓上好幾回,才被自家堂哥拖去當了驗算預算書合理合情的槍手,恐怕卡米爾也不會跟這兩位校內風雲人物有所交集。

然而青春它就是那麼一首不合常理規矩的歌曲,卡米爾原想安安靜靜度過高中生活、找個合適的大學,然後託在將他從那個從未期待他出生家庭中逃出來的堂哥─雷獅的公司裡頭安安分分的工作,不碰情更要遠離戀愛的度過這一輩子的人生就已足矣。

但是將他內心該平穩不生波的池塘攪亂的人,偏生是他最敬愛的大哥;偏偏就是在社團預算中互相掐了幾回過後、開口問道自己是不是特別擅長分析的溫和學長。

安迷修擔心這陣狂風過後馬上就會落起大雨而撐起傘的手,尷尬卡在兩人的中間、倒像是一把起鬨被劃在兩個名字中間的愛情傘,只可惜傘面不是約定俗成的那般紅火。

而且真要算愛情那到底是雷獅跟卡米爾是彼此互相依持生活著的一對兒、他只是個中間滋事的分子,還是他跟雷獅已從惡友不打不相識成了情侶、卡米爾卡在他們中間左右為難,又或者是卡米爾和他越聊發覺兩人從興趣愛好到人生追求、越發談得來,雷獅則是霸氣要將他們倆一收成為後宮,在這之前根本沒談過戀愛的安迷修怎麼想都想不通。

雷獅盯著難得對自己露出一臉凶狠表情、眼睛都紅著的弟弟,還有一旁神情慌得不得了的奇妙緣分的朋友,心想著要是有人路過大概得算他成個棒打鴛鴦的無賴帥哥。

「我想過了,如果大哥真的喜歡安迷修學長,那我絕對不會干擾到你們的。」低聲彷彿恨恨地、又像是要逼迫自己斷念一樣的語句從少年的嘴裡吐出,沒想到卡米爾會說這麼一句的雷獅跟安迷修眼睛睜得都快比杯子蛋糕大了。

「你是從哪聽來這個事情的,卡米爾?」「我的天啊卡米爾,請不要這麼說,在下絕對沒有這個意思的!」
雷獅的眼就像是能招來雷電那般危險地瞇了起來,而安迷修把手按在心口上說得無比真誠、就差沒跪下單膝行禮了。

少年宛如驚嚇中的小動物退了一步,他拉起總是能藏著自己情緒的圍巾把鼻子以下重新掩蓋得紮實「所以...大哥和學長,你們不是喜歡彼此......嗎?」

「不算是。」「呃也不能這麼說。」
就算不想承認,但是雷獅跟安迷修還是不得不說他們彼此抬起眼互看的時機抓得也太好,這如果是偶像劇估計下一秒他們倆就得獻出螢幕初吻、還要拉著一旁明明是在質問他們的紅著眼眶的少年灑花當背景了。

聽見兩個人均不是斷然的否定喜歡彼此,少年心中的酸楚翻過來又扯過去,他明明知道大哥是他最最重要的人、而學長又是他少數談得來的好友,此刻他卻無法壓抑心中的莫名情緒,理智已經沉散在他內心的池塘裡,只有深深的再度被拋棄的劇痛侵蝕了他的感知。
卡米爾猛然蹲下,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的大哭起來。

所以說當心上人真的傷心難過起來的時候,不管你是平日隨興霸道、老子爽就理不爽就踩你的青少年、還是安慰小姐姐特別在行的青少年,通通只能乖乖的一個比一個慌,跟著蹲下來想辦法止住對方的哭泣。

最後是雷獅行了平日一般的霸道,二話不說的拉起卡米爾就往自己的懷裡按上,少年還要抗議自己臉上已經哭得一蹋糊塗、眼淚鼻涕會髒了雷獅的衣襟,就再次被背後另一個同樣暖得人眼淚更加失控的溫度堵住了話語。

卡米爾最後只能一直哭泣,他哭出聲來口中話語斷斷續續,他喊著雷獅和安迷修,然後把近日聽到的流言和考量一一的說了,難得沒有搶著說話互懟的他的兄長與學長,就只是安安靜靜地抱著他。

明明是平常吵起來總是把他夾在中間當著大玩偶,沒顧忌力道的各自摟著勾著,此刻卡米爾卻只有感受到屬於安迷修跟雷獅的全部溫柔,像是把他視為最重要的事物那樣既深又小心翼翼的一個擁抱。

後來橫行霸道的少年和溫柔自稱騎士的少年兩人合力,好說歹說了一通才讓他們懷裡共同摟著的,那個哭紅了一雙眼的少年明白他們確實互相喜歡,然而對卡米爾也是相同分量的,甚至可以說,如果得讓雷獅跟安迷修自己走,那他們寧願全都不要,要就是三人行、否則就是彼此天涯不見鳥獸散。

「所以說,卡米爾願意跟在下...還有雷獅這傢伙在一起嗎?」
「先別管這個呆頭騎士了卡米爾,我是絕對不會讓你離開的。」「有你這麼威脅式告白的嗎雷獅!」

看著比自己高上一個頭不只的兄長和學長夾在自己上空吵架,明白了自己其實並未被拋下的少年內心如暴風終於過境般清明的破涕為笑。

「好的,我願意。」
不過卡米爾的回答被剎那間從天上如破洞的大臉盆傾瀉而下的大雨蓋了過去,他讓雷獅跟安迷修,前者一個大聲的罵罵咧咧、後者顧著幫他擋雨的情況下,三人一塊跑到了最近遮雨處的騎廊處。

從頭到尾被淋濕個徹底的三個人看著彼此放聲大笑,然後在背景能掩蓋一切吵雜聲響的淅瀝雨聲中,嘗試了第一次的親吻。

對於青少年們來說,每日的任何一點一滴變化、只要是甜的,那都必定會刻到骨子裡,甘美得令人目眩神迷,就像是此刻他們按在彼此後頸上高溫的手指還有帶著雨水氣味的雙唇。

青春它就是這麼一齣蠻不講理的喜劇。





嗯寫一寫發現我放了很多覺得大三角萌的地方,諸君吃一下安利嗎?被拖走
偶爾放飛自我的劈哩啪啦打個一連串真是滿爽快的XD這種高中生酸酸甜甜又帶點苦澀的段子真好啊〈手比愛心〈自己說#
日常求搭訕或來聊天啊ヽ(✿゚▽゚)ノ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