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Pirat樂團【雷獅海盜團主】

就是個得了喜歡的角色團都想寫他們是樂團開演唱會的毛病〈#,現代背景的樂團設定,是Pirat團開演唱會的一篇〈眨眼,歌曲跟舞台呈現什麼的限於本人功力不夠可能有諸多疏漏><〈歌很俗套什麼真是不好意思〈躺地板,雖然只有一點點,不過因為有非常低調的雷皇CP暗示所以還是打了TAG><

先感謝幾位對這篇表示期待的親友,謝謝你們的支持讓我有動力把它寫完!






關於目前傳說中演藝界當紅的樂團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吸引廣大的觀眾如此如癡如狂甚至形成社群媒體上廣大的洗版浪潮,彷彿沒有刷過他們的團名便跟不上潮流。你不用特別到街頭訪問任何一名他們的粉絲,也不用查看電視熱門廣告時段和網路頭條中的影片,連去翻看每間書店均有上架的娛樂雜誌都不需要。

你所要做的,就是站在離他們演唱會位置的十公里外一次試試,那向你襲擊而來的滔天音浪會向你證明,什麼是真正橫行霸道於演藝界的海盜─Pirat樂團。

寬敞到足以容納數萬人,由最外側向中間逐漸下陷的扇形舞台,其中心的高台被投射上維京時代的海盜船形影,在後方巨幅螢幕的斗大的開場倒計時、全場觀眾熱情的吶喊聲中,鮮紅船帆前方的高台上的人影、倏忽現身於熾白的聚光燈之中。

隨著第一聲的問候,尖叫聲正式響徹全場。

「問問你們自己,跟隨的是誰!」頭上綁著純白繪有星星圖案頭巾的主唱,將右手高舉向天空,在他手中是被暱稱為雷神之槌的純白麥克風,他紫色的眼瞳宛如狂暴風雨中降臨人間界的紫電,他一揚手,斜舉的麥克風和支架彷彿就是他手上的權杖,古代王者曰天賦神權、而他,Pirat的主唱─雷獅,以自身的魅力和闖蕩演藝圈堅定的決心,為自己加冕。

『宇宙第一!』台下觀眾揮舞著手中的螢光棒,配合舞台設計現正在每個人手上呈現一藍一白的光芒,在所有人注視著高台上四人的激昂情緒中被劇烈搖晃,將全場染成洶湧的海潮包圍著中央的大船「聽不見,聲音再大一點!」

在雷獅的身後閃現出綁著雷鬼頭和金髮高馬尾的兩人,身高分別比雷獅矮上一些和高不少的人影接續著場上的熱度一齊喊道「我們可是宇宙第一、」,Pirat的吉他和貝斯手一左一右拉著高台旁從天花板延伸至底板的粗麻繩,宛如從後頭鮮紅船帆垂降下來的船員一樣。
台下尖叫著『佩利你好帥!』『帕洛斯我愛!』的句子此起彼落,在兩人麥克風往前遞出的舉動中,呼喊聲更上一波『雷獅海盜團!』

「所有隨行船員注意,務必檢查好違規物品已銷毀、應援物資備妥,有任何身體狀況依指示尋求協助,以上。」
出場按著自己黑色耳麥的最後一名成員脖子上繫著繪有禁止標記的紅色領巾,Pirat中年紀最小的鼓手沉著冷靜的聲線鎮壓了現場的熱度,他從雷獅的身後出現,然後將一個小小的按鈕盒子交給了主唱「羚角號檢查已完成,大哥。」「做得好,卡米爾。」

雷獅勾過了卡米爾的肩膀,台下屬於卡米爾的應援牌以像是要吞噬掉其他成員的牌子氣勢揮動著『卡米爾!』『我卡超帥超酷啊!』

背上了吉他和貝斯各站在兩側的佩利與帕洛斯分別比出大拇指和ok的手勢,四人視線彼此交錯,一陣響亮如劃破布帛的刷弦便從佩利猛烈甩動手腕之下的pick與貝斯間響起,帕洛斯對著前方的觀眾們微微一笑、不急不緩地調整起吉他的音色,卡米爾敲著節奏穩固的鼓聲,而後一個響鈸所有的樂器聲戛然而止。
領著Pirat成員走上高台最前方堆疊著的海盜寶箱,雷獅一個箭步踏上正中央的寶箱,站在這萬千粉絲等候的舞台之上,Pirat的主唱扯開豪邁的自信笑容朝觀眾喊道。

「弱者、是沒有資格狂歡的,所以你們、都準備好全力跟上了嗎!」擁有海盜頭子般銳利與豪氣笑容的男子高舉雷神之槌,台下報以整齊一致的回應『準備好了!雷獅團長!』
「拚上小命吧!今夜的快樂由你們自己搶到手中!」

雷獅按下手中的開關按鈕,從天花板上爆出無數銀白色的細碎火花紛湧而下,主唱戴著白手套的手掌一張一握、從他手心處迸出的火花剎那間與後方螢幕放射出的紫電光芒合而為一,宛如雷獅真的擁有異能,招手之間雷電招來,而所有的粉絲將為他的風采所擄獲,在奔騰於場內的閃電特效中伏地稱臣。

「one!」『we are the no.1!』
以腳踩踏著平台點出節奏的主唱、彷彿雄獅沉眠後甦醒的一聲怒吼拉開了歌曲的序幕「排行榜第一的新曲!」台下黑壓壓一片的人海參雜著尖叫聲、幾近一致的朝著揮出手臂的主唱喊出曲名─『致軍師的情書!』

後方接連響起的連串鼓聲敲出穩定的快板節奏,雷獅唇角揚出的笑容透過後方巨幅螢幕、毫無死角的展現在全場內,搭上接近抒情歌聲的吉他與貝斯和弦,他一個俐落將麥克風支架轉出半圓,唱出第一個音節。

「狂風暴雨中的銀河星系,看不見任何身影,在我指尖的前方,是無盡漫延的死寂,」握著麥克風的雷獅半閉著眼、以渾厚的低沉嗓聲唱著這首快節奏中又不失柔情的曲子,「沿途閃爍的燈火都可能離我而去,然而那份焦慮我卻不曾考慮,因為我打下的天地─」

瞬間猛然睜眼的雷獅看向舞台,他的眼神如雷降臨於螢幕之上,讓全場爆出無數狂喜的尖叫,而主宰一切的海盜頭子只是隨興地在觀眾用力打著拍子的應援下,坐上高台的寶箱、一雙長腿也彷彿落坐船首吹風般搭著節奏晃盪著。

這首以海盜團首領的視角,寫給身為海盜團左右手的軍師的一封信為概念的歌,在雷獅似深情但又分外豪爽俐落的唱詮下,既是少女們極好腦補妄想的題材、又是尋常可供表達友情羈絆的流行歌,搭上了畢業季的風潮,硬是擠下了其他實力歌手的新曲,占了足足十周的單曲冠軍。

「一直都有你,航向無垠的宇宙需要清晰的指引,用實力開拓航線的我、身後有你無語的支援─」
當雷獅再次站起身子時,後方螢幕倏忽切換成了一封牛皮紙的書信,「若我流下淚水,有你從不猶豫的遞上圍巾,遠方彗星群帶來的打擊,見證了你我合作的計畫可行─」
上頭以dear開頭的文書以英文書寫,注意到內容的觀眾們早已先爆出一陣騷動,而雷獅則已預料到的般再次提高音量,唱出最後一段。

「那些歲月,全都是我親手寫給你的證明,那些飄盪在星間宇宙的書信,致我最最親愛的軍師─」
『雷獅團長!』『雷獅大人你好帥啊!』

尾音方落、雷獅伸手向燈光聚集的空中一握,一封褐色的信封就如魔術般地出現在他的手裡。
在觀眾們不吝惜嗓子的呼喊中他慎重地在信上落了一吻。

『呀啊啊啊啊!』
在全場沸騰起來的情緒當中朝著觀眾們眨了個眼的雷獅向寶箱後頭倒去、所有燈光倏然轉暗。


片刻的黑暗之中一道輕柔而不可忽視的聲音隨即慢悠悠地響起。
全場的燈光依舊保持待機,唯有帕洛斯站在的高台之下的舞台中央有微光聚集,他那被譽為謊言魔術師的語調帶著全場的情緒、說出專屬於自己主打歌的開場白。

「女孩們得要遵守時間呀!你們要乖乖的睡然後手持利器,因為它們的花言巧語全部都是─」
『不!能!相!信!』

瞬間翻騰起來的應援手燈混合著明橘與亮白,對著貝斯清晰帶著的前奏形成一波一波如激烈湧向中心的潮水,帕洛斯此刻換上有如魔術師一般黑白分明的裝束在微光中顯得格外迷離。

他傾斜著頭、將食指按在了唇上,後方的螢幕清楚的照應出帕洛斯彷彿能將人心勾取的眼神。
『帕帕你超帥啊!』『帕洛斯!』『我愛你!』

「睡美人沉眠於夢中,每一天每一秒牆上的時鐘都像是母后的叮嚀,」
他向著左右平攤的雙手朝上,台下的應和隨即跟上『要乖、要聽話,你是個乖女孩!』「金絲雀的牢籠是父皇打造,想打開門卻發現自己已經被披上了華服,一切的一切─」
將眼神十分緩慢的掃視了全場一回,帕洛斯的雙手收回到身前、輕輕地的聳聳肩。

「不都是謊言嗎?我是你們期待的人偶、是生活在謊言中的睡美人!」
歌曲的節奏一轉,在驟然轉快的鼓聲與鈸的伴奏拍子當中,觀眾們發現自四面八方的舞台走道最角落的盡頭,突然都出現了身穿黑衣的人站著。

「因此我知道的,父王母后還有注視著我的所有人,我會乖乖地睡著,像個乖女孩那樣地做著,」在群眾刻意壓低的連連驚呼聲中,數位有如帕洛斯分身般的黑影,踩踏著他那飽含情緒又柔和的歌聲,齊步劃一的步向中央舞台,突如其來的景象讓觀眾們一時都驚呼起來,迷失在帕洛斯的歌曲與詭譎的氣氛之中。

像是舞台劇中女主角常用的姿態,帕洛斯一手按著胸口一手揮向左側一盞略強的燈光「用著你們的目光裝飾著自己,學習所有乖女孩的一切,然後每一天都漫步在森林中,」
他一個轉身,手就在觀眾們的注視下從身後拔出了一把反射著燈光的銀白刀刃「用著本能磨利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武器,外貌身材聲音還有我的腦袋─」

背對著觀眾的帕洛斯在曲子中俐落地拋轉著那把銀亮的小刀,在通道上站立有如他分身般的黑影人也紛紛走近到舞台的外緣、包圍著舞台了。

「我就是謊言森林的睡美人,帶著你們愚昧的目光,等待著被我手中的利刃收割殆盡。」
最後一句歌詞帕洛斯接下在空中半轉的銀刀時,所有台下的黑影人全都一擁而上,像是怪物一樣的吞沒了帕洛斯的身影。

太過逼真的表演讓全場剎那間全都安靜了下來,靜得好似連應援手燈落在地板上的聲音都能聽見一樣。
「太掉以輕心的話,就會被眼睛所看見的事物迷惑呀,女孩們。」

扇形觀眾中央最後一排的螢幕前猛然出現了帕洛斯的身影,他低垂的頭抬了起來,在全場猛然爆出無數『什麼什麼!』『哇啊啊帕洛斯!』『我的天啊!』的驚呼聲中,翹著腿支著下巴的吉他手嘴角帶著得逞的笑意。

「那麼壞心眼的騙子已經將各位的時間都得到手了,接下來該面對的是誰,你們知道了嗎?」


坐落在在各區觀眾席後方的螢幕突然伴隨雜訊閃爍起來,彷彿得到將手筆直指向舞台的帕洛斯指示般,現場爆出一陣更高音量的吶喊著『狂犬!』的聲浪。

和呼喊著貝斯手外號的音浪同時穩定下來的螢幕、全都播送著同一個人的身影。
「小老鼠們,不會到這裡就沒力了吧?接下來可是我佩利大爺的專場,看仔細啦!」

換上了有如中東舞系的服飾,佩利原本就健壯的身材被襯得更加有神祇之感,在他手上與腳踝的金屬配件與腰間的鍊飾、隨著他每一步動作發出彷彿能切斷一切的清脆碰撞聲,那隨著身體動作展現出來的肌肉線條,更是讓佩利的一舉一動都深深吸引住觀眾們的目光。

相較於歌唱更擅長各式舞蹈的佩利是Pirat樂團唯一沒有solo歌曲的成員,取而代之的,是他一人獨秀的舞蹈時間。

由雷獅親自操刀、鼓拍強烈宛如能牽動心跳的純音樂,透過喇叭震耳欲聾地全場放送,舞台上的佩利、站在能看清皮膚上每一滴汗水的強烈燈光當中閉起雙眼,他兩隻大掌就像是中間隔了些什麼的放置在眼前,光是這樣,就足以讓前一秒還在喊著『佩利!』的觀眾們瞬間屏息。
彷彿他的雙掌之間能生成黑洞,將現場的一切全都吞噬進去。

抓在音樂空白的斷點,一個地板動作便開始了佩利的舞蹈,明明是靈巧沒有多加任何強調力量的大幅動作,但是此刻長長金馬尾正隨著舞蹈恣意擺動的青年,就是能讓台下的觀眾感受到由鼓聲與貝斯交織節奏中、那股放肆揮灑汗水的勁道。

向著全場只注視著他的目光,佩利有如挑釁對手般的招了招手「尖叫聲不夠!你們沒有吃飽嗎!」

他從地板上一個挺腰躍起,右手與左手往下交叉後隨即大張比向舞台燈投射下來的方向,他那明亮的眼與大片裸露出來的肌膚、在舞台強烈過分的照明之下益發耀眼。

跟著青年身上每一塊肌肉的律動,他牽動著現場所有觀眾的思緒投入在舞蹈的節奏中、勾起所有人的狂歡因子讓心跳加快。

『佩利!佩利!佩利!』
在震天價響的吶喊聲中,彷彿在他指尖自有黑洞,將所有人的視線帶往更深更瘋狂的領域而去。

結束了十數個連貫windmill的佩利連氣都沒大喘的一個翻身下了舞台,他揮舞著手上叮噹作響的手環在綿延不絕的鼓掌聲中大喊著「佩利大爺最喜歡你們啦!」『我們也愛你!』


隨著硄啷的鈴聲與佩利的身影一同消失在舞台後頭,深藍絨布一般的投影光芒便接替著蔓延在每一個區塊的觀眾席上,卡米爾他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舞台正前方的邊緣,等待著觀眾們情緒的平息。

他正後方螢幕上展現出來的是漆黑而滿灑星子的銀河模樣,Pirat樂團最年輕的成員那既沉穩而又響亮的聲音在安靜下來的現場開口唱起,宛如傳說中的賽壬、讓所有人跌入夢境「這個宇宙是你帶領我活過的無盡寶庫,有我永遠也達不到的境界,也有唯有我才能傳達出來的意境。」

換上短斗篷,像是從圖書館走出的遊人學者的他,手上捧著一座天球儀,天球儀向著四面八方投射出金色光芒、而在各區小螢幕上顯現著星座的模樣。
伴隨著歌曲舒緩的節奏,他的歌聲慢慢的將聽眾們拉入了寂寥秋夜、聚集在溫暖火堆旁的觀星時刻,就像是全身與心靈都沉靜在既空曠、又溫暖的舒適當中,觀眾們和著卡米爾的歌聲,一字一句開始分區加入和聲,這首歌曲就像漲潮時的海浪,從一開始配樂幾近無的清唱、逐漸的越來越豐盈。

「一字一句,都在星星們的揭示裡,

它跟著露珠在遠方的草地上閃閃發亮;
它隨著日升月落留下了流星一個人在海底哭泣的遺骸;
它夢見了華沙滾滾移動的城市不變的物換星移、裊裊炊煙緩緩升起;」觀眾席上應援的螢光棒此刻都是淡淡的鵝黃光芒,隨著卡米爾如頌的歌唱、似螢光也似星光般輕輕搖曳。

「高歌一曲吧!

爲了自己永遠唱不出來的音階,以及能夠透過己身傳世的樂章。
希望我能看著前方、記得自己有的力量,而不畏懼光芒。」

卡米爾此刻睜著的眸子是天際將明的深藍,他在觀眾們近乎一致的打拍聲中慢慢的唱完了這首如童話般的抒情歌曲。

「謝謝大家借我你們的雙手,也希望這首歌能為你們帶來勇氣。」卡米爾少見的微笑在此刻展露出來,引得台下的粉絲們差點要衝上台去抱住他的一陣暴動。
『卡卡你超好!』『好喜歡你啊!』

在觀眾們幾乎要揮掉自己手上手燈的熱烈迴響下,捧著天球儀的卡米爾雙頰上有著微紅而慢步沒入了舞台後方。


最後全場觀眾已高到足以掀掉天花頂的分貝吶喊著『安可』,中心舞台的高台上均已淨空,只剩後方飄揚的鮮紅船帆,四人同時從不同方向站上高台之時,所在的四個方位被投出每個團員對應色的強烈燈光,他們背對彼此,面對著觀眾。

雷獅氣勢依舊高昂的問著台下觀眾「航行的最尾聲了,還跟得上嗎船員!」『當!然!沒!問!題!』
「那就太好啦!要一直嗨到最後喔!」「這樣才是我們海盜團的好成員們喔!」「跟上大哥的腳步,全力支撐到終點吧!」
『好的!誓死跟隨我團!』

四人頭也不需回的往後碰了碰拳頭,就像是煙火般猛烈爆出的快拍音樂帶起了所有人衝刺的動力。

Pirat樂團收尾一貫的安可曲是每位粉絲都能朗朗上口的初代單曲,因此不需提詞、不用大字幕,所有人都能跟著台上四人張口便唱。

「他們總說,」『ONE』

雷獅扯下了裝飾在髮上的小金冠俐落拋下舞台「你有著金湯匙就該好好韜規遵習,」

『TWO』「 因著血緣你就就該待在暗地安分守己,」
卡米爾看了一眼雷獅的方向,他們兩個舉起的雙手在空中爽快的互相擊掌而過。

『THREE』「為了生存為了規矩就該低聲忍氣, 」
帕洛斯扯開了裝飾在脖頸上的皮帶,放手讓其墜至地板。

『FOUR』「不能單純不能橫衝就為了對抗異己,」
突然一把抱住帕洛斯跟卡米爾的佩利笑得非常開心,然後被兩位嚇了一跳而差點節拍跑掉的成員捏了一把臉頰、讓台下的觀眾們笑得更加開懷,

高台邊緣冒出的濃白煙霧如瀑布般紛紛下湧,將台上四人的氣勢襯得更壯闊。
「但是我們,我是誰,」將麥克風一致朝向台下,Pirat成員如質問般吼唱著「問問你們,現在是誰!」台下所有人附應著他們的歌聲,放聲呼合『我們是!』

「所謂的海盜團,我們生存的意義!」『由我們自己來定義!』
「 冠冕堂皇的藉口,」『全都閃邊去!』
麥克風在Pirat四人之間與觀眾的方向反覆來往,將現場的氣氛炒到了最高點。

最後在天花頂上爆出無數紫與亮藍與銀白和金色的細碎火花,有如將四人披上華麗披風般的紛湧下落,拉著繫在高台分別四邊的繩索降落到了下方,臉上已經撒上了晶瑩汗珠的四人,衝入了嗓子幾乎都快喊啞的觀眾席,沿路和大家高高舉起的手掌擊掌巡迴奔跑著。

「宇宙第一就是我們,看到好處就要搶,看到弱者就要踩,看到機會就要上,橫行霸道才是我們的本職,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掌握,我們就是─」『宇宙第一!Pirat樂團!』

回到中央舞台之上的四人共同平舉的手掌交疊著,他們向著觀眾們各自擺出了自己的招牌動作,然後雷獅撿起了安可曲末落在台上的鮮紅大布單手就扛在右肩上,宛如王者般一個霸氣的轉身,領著其他三位成員走向後臺。
「做得好,今晚的你們,都是我Pirat團最有資格自豪的成員!」

在主唱、鼓手,貝斯和吉他手賣力演出仍明亮的笑容中,所有的觀眾都拍紅了自己的雙掌,毫不吝嗇的喊著沙啞的嗓子奉獻出最後一點歡呼。
『我團最帥!』『超喜歡你們啊啊啊!』『最愛Pirat團的大家啦!』

所以你準備好加入他們的行列,去體驗看看真正橫行霸道於演藝界的海盜─Pirat樂團了嗎?





挖坑給自己跳也不是頭一回,就跳了XDDD〈果不其然海盜團的歌就先寫死自己w
再次感謝幾位表示期待這個PARO的親友,要不是有你們的鼓勵我真沒辦法把它寫完www〈以前演唱會頂多寫個段子沒開完〈??!!

最開始只是想寫篇海盜團天團讓大家覺得他們很帥!的想法,一邊跟親友聊到像是帕帕的元力化用到台上(有發現雷&佩&帕都有化用元力嗎嘻嘻),還有之前寫的隔空傳遞(雷卡)裡有太太回饋說雷總向粉絲呼喊的台詞很蘇,所以才真的下定決心要挑戰看看XDD

然後偷偷懺悔個卡卡的歌詞跟佩佩的舞蹈是我搬以前的原創段子裡的,一方面是因為覺得合適、一方面是比較少燒點腦〈喂,不過在描寫每個人的表現時我都是很用力的!〈好
然後寫一寫感覺把雷獅團的演唱會搞成了舞台特效沒破億搞不出來的華麗XDDD雖然我覺得他們很適合〈??

雖然歌曲還有跟舞台呈現什麼的,限於我的功力不夠,可能有諸多疏漏,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每個人跟團的魅力表達出百分之一(?!),但要是看完能讓大家有想幫雷獅海盜團打CALL的衝動就太好啦XDD!!難得寫那麼多字真是拚了老命XD

然後日常求求心得評論><!!好想知道有沒有讓大家感到他們的帥啊XD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