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燈塔【雷獅&卡米爾】

因為在觀光區看到好久不見的燈塔的光所跑出的段子〈?,全私設的雷皇兄弟年幼背景〈偏親情向,關於少年得到燈塔光芒指引的一個段子><!!






橫越過無光的草原,卡米爾顫抖地舉起手中的手電筒,連帶搖晃不定的指南針一同被微光照耀,受毫無遮蔽物的草原上豪放肆虐冷風吹拂的少年,他那如同湛藍海洋的眼瞳、眼眶邊緣氾溢著水光,不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能退。

雷獅還在前方指定的哨點等著自己,必須完成任務才行。
少年用力眨了眨眼,彷彿這樣就能把眼淚屏除,那雙小小的手摸過質地粗糙、摺疊過多次的老舊地圖,劃過紙張、指尖慢慢地走過被人以鋼筆書寫上註解的部分,確定著目前所在的位置。

配合著黑絲絨天空中鑲上的碎鑽星子,卡米爾努力地回想著大哥所示範過一次的觀星辨位,以及腦中任何一本閱覽過的書籍知識,小小的少年拚了命地找出自己所在的座標,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對不上地圖上的任何一點。
少年只能低著頭,只能任憑狂妄的冷風和四周一切都有如幢幢鬼影的搖晃草叢吞沒自己、像是伴隨著無數恥笑自己沒用的低笑。

『對了,要是你真的暫時沒辦法確認座標,東北方,這片草原的東北方有座燈塔,想辦法確定找到燈塔的光亮、走到燈塔的底部,這樣的話我也可以算你勉強合格,卡米爾。』
「好的...大哥。」

少年回想起了對方在把地圖等等的物品交給他、前去哨點等候之前所說的話語,於是他的手不自覺得抹去了從眼眶溢出的水珠,卡米爾朝著自己用力的點點頭,然後朝向唯一有自信辨認出得的東方位置,開始等著要求他完成能從完全未知的環境、利用天象跟其他線索找到目標方位的大哥、他口中所說的那個燈塔光芒出現。

憑照著腦中模糊的記憶,在雷王星上指引航行的燈塔燈質紀錄、平均一個循環都不會超過十五分鐘,所以少年緊抱住自己的雙手,靜默的待在原地蹲下等候。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一直到彷彿一世紀那麼久的十五分鐘過去了,少年仍然沒有看見劃破天際的任何一道人造光芒,雖然自己的手錶只是個便宜的用品,但應該不至於會誤差到這麼大的呀?

卡米爾皺著眉頭,再一次確認了方位,好在高掛天際的星空是能辨認得出來的模樣,所以他知道自己面對的確實是東邊沒有錯。
「所以為什麼會看不到......燈塔的光芒?」

撇開方位誤判跟其他的因素,最有可能的狀況就是─對方跟自己傳遞了一個錯誤的訊息。
但是這有可能嗎?
少年眉頭深鎖,他想著和自己不同、是皇室認可血脈的那位兄長,平日就以捉弄嚴肅古板的大人們為樂,所以也不能排除他只是在逗弄自己,找個樂子的可能性。

但是卡米爾心想,那這樣對方沒有需要在事前的示範那麼的認真教導自己如何利用星空判別位置,更沒有必要給他一份顯然使用過多次、還留有自己筆跡的地圖。
他的大哥向來不會將貼身使用過的物品交給不信任之人,這是少年觀察過的結論。

「那就是......等候得不夠久了,是嗎?」卡米爾的喃喃自語被吹散在風中,然而即使身體被吹得逐漸寒冷,他內心裏頭的一盞溫暖燈火卻未熄滅,少年持續地注視著碎鑽滿佈的深色夜空,他抬著頭等候著那道來自燈塔的光芒。

就像是流星來臨時那樣地突然,明晃晃的白光從中央的天空處出現、向著左側掃過,三秒過後又馬上消失不見。
那道光芒的距離及範圍都異常巨大,因此可以排除是人或是交通工具所造成的干擾燈光。

少年從草原中蹦了起來,不同以往壓制住情緒的平淡,稚嫩的嗓聲發出連自己都沒發現的雀躍「有了!大哥果然不是在捉弄我的!」

他朝著燈塔的方位拔足狂奔,就像那裡有著尋寶人終其一生將要發現的最珍貴的寶物就在那處一樣。


雷獅就站在燈塔之下等待著少年,他的紫眸透著自信的光芒,宛如此刻天上傾倒著微弱星光的銀河色彩。

「大、大哥!我...我找到了正確的燈塔位置了嗎?」卡米爾跑得拼命喘著大氣,他慌忙的站在了雷獅的面前,滿臉擔心的問道。
對方回給他的是個有點獪狡的笑容「做得不錯喔卡米爾,那塊草原事實上是看不到雷皇星上任何一座燈塔的明弧,除了這座專門負責軍事用途、燈質每一天都會改變的燈塔除外。」雷獅笑著用拇指比著後方的巨大建築。

難怪會沒有辦法抓到燈光出現的頻率。
「原來...如此。」壓下了心中種種的疑問與小小的不滿,卡米爾僅僅是對雷獅頷首表示了解。

看著對方的一眼瞇了起來,想想卡米爾大概是在心中腹誹自己的雷獅湊近了他小小的手足,把他寬大的手掌放到了對方頭上拍了拍。
「卡米爾,燈塔雖然會照耀它所在的領域,但是它的光芒需要時間巡迴,被引導的人也得讀懂它的燈質,所以你該做的事就是好好學會讀取、還有怎麼找到能利用的燈塔,然後不要移開目光、堅定前行,這樣才能確保路途上的光芒。」

本來低垂著視線的卡米爾抬起頭來,他看著雷獅有些柔和下來的眼神「就跟大哥你一樣嗎?」
「對,我親愛的堂弟。」雷獅望著始終以澄澈目光追隨著他的卡米爾。

燈塔的光芒需要巡迴,被引導的人也得讀懂,所以不要移開目光、朝著他堅定前行,因此你必將能受到他的照耀。
就跟我們一樣。





因為在晚上看到好久沒看的燈塔光所以盯著看了好一陣子,燈塔說是指引航行的燈光,不過搭並不是以定點的方式照著,而是以圓周反覆巡迴,因此不是一抬頭就會一直存在,需要燈塔的人要知道大概的位置、相信其存在才能發揮作用。

我想想總覺得有些適合或許剛開始受雷獅照顧、對對方有些猶豫的卡米爾,希望可以把這種感覺表現出來就好了呢><!!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