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咖啡廳日常下班後【雷&安&卡】

咖啡廳日常【卡&雷&安】這篇的後續,感謝親友跟太太們的支持所以把後續寫完的段子XDD
雷&安&卡的大三角(彼此雙向)現代設定的咖啡廳下班日常秀恩愛,總之就是親來摸去踩下油門but沒開車的蜂蜜段子〈好

希望這個油門不會被攔下來ww





安迷修仔細的撫平了圍裙上的最後一點皺褶,一旁有卡米爾的幫忙、兩人三兩下地就把熨燙整齊的制服都收拾好了。

不擅長做這種家事細活的雷獅坐在一旁大口嚼著對方買回來的消夜,看著同居人們做家事、喝下最後一罐配額的啤酒同時,在內心稍稍感嘆了一下自己居然也會有世人所謂的家室的感覺。

雖然雷獅這樣的心情沒過多久,就被某個人從回家之後就一直掛在臉上、笑得過於傻氣的表情給打斷了「我說安迷修,你可以把你的那個笑容收一下嗎?」

雷獅對著帶了消夜坐上位於沙發右邊的褐髮同居人開口道,眼神幾乎一直是繞著落座他左側的卡米爾轉的安迷修、這才對上了雷獅略帶鄙視的眼神,他以太過於滿足的神情笑著回答了年長的戀人「欸?在下有在笑嗎?」

其理由顯而易見的是出自於現在對方的手正無意識輕摸著的、位於脖頸交界處的那枚齒痕,留下它的人現在正端著一碗自製果泥邊吃著、邊安安靜靜的盯著雷獅跟安迷修看。

「你從我們回來之後就一直笑到現在了,就是一個牙痕、至於讓你這麼開心嗎?」

雖然三人早就是共享親密忄青事的伴侶了,不過照著安迷修跟卡米爾的個性、還有要工作的緣故,平常他們很少會在彼此身上容易被外人看見的地方留下痕跡,這回的胡鬧讓安迷修得了卡米爾主動的一枚烙印,雖然不是無法理解對方的雀躍、但是會高興成這樣倒是出乎雷獅的意料。

聽了雷獅的疑問安迷修一個坐直、用他平常自詡為騎士的姿態將手放在了胸口處答道「那當然,這可是在下憑自己的實力獲得、來自所愛之人賜與的榮耀勳章,當然會很開心的!」

「你呆頭騎士的騎士道可執行的真徹底。」「那當然!」
沒料到對方如此認真回答了這般答案的雷獅連帶卡米爾都忍俊不住的撇開視線,好險安迷修沒注意到兩人前一秒互相對上的眼神中帶有些許的嫌棄意味,雖然對於感情的表現過於直率這點、也是雷獅跟卡米爾認為安迷修格外討喜的地方就是了。

順著對方的答案,雷獅瞧了瞧安迷修因為換上寬鬆的居家服而露出的、僅有一側烙上牙印的脖子,慢慢地拉近了跟對方的距離說道「那我就不用比賽的方式了,直接讓卡米爾幫我這個哥哥留一個便是,如何呢?」

繼續吃著碗中冰涼的果泥,卡米爾默默地接過了雷獅從後方遞給他的手機,連著自己的一起放到了旁邊的茶几上去,「這有什麼問題,只要是出自於卡米爾他的自願的話當然可以,況且你本來就是他最重要的親人不是嗎?」

安迷修不帶有任何一點負面情緒的說著,雖然聽來就是雷獅用了自己兄長的特權、對自己的另一位戀人為所欲為,不過卡米爾自己也有判斷能力,而且兄弟之間感情好這不也是件好事嗎?

對於雷獅這番任性的發言抱持著寬大的心態、安迷修並沒有發現對方已經貼近到他面前、只差一個壓肩就能把他整個人按在沙發上了。

如預想般得到對方如此回答的雷獅揚起了嘴角,他輕易的從對方口袋中抽走手機同樣遞給了後頭已經吃飽、注視著他行動的卡米爾。
「那好,卡米爾的等等我再拿,至於你的,我就老樣子,自己動手搶囉?」「什麼?等等雷獅你是什麼意思?」

已經被雷獅如大型貓科動物一般四肢落地的姿態壟罩住的安迷修,整個人被逼得往後躺上沙發,他瞪大了眼睛看著被暱稱為海盜的年長戀人,「要的話就是我們三個人都有,要公平不是嗎、騎士大人?」

他比著自己領子附近尚空無一物的肌膚,對著身下的人笑得不懷好意「卡米爾,你要迴避嗎?」「不需要的,大哥。」不必回頭雷獅也能知道自家堂弟的表情,肯定也是盯上獵物時那般的專注。

如果說雷獅是一人便能掀起滔天巨浪的海盜頭子,那麼看似沉默無爭的卡米爾、便是能將那片波瀾引導往暴風雨層次發展的睿智軍師,被雷獅壓在上頭什麼也看不到的安迷修只聽到拖鞋踩過地板引發的踏踏聲響、隨即感受到自己的雙手被人拉起高舉過頭又被重重按在後方扶手的觸感。

隨即乾燥的手心上便傳來了一個明顯的親吻觸感「卡米爾,請先幫在下阻止一下雷獅,用普通一點的姿勢咬一口不是就可以了嗎!」

終於明顯感受到自己馬上就要被雷獅、不,是大獅子和小獅子按著一塊吃掉的安迷修,連忙向年幼的戀人喊話,希望多少可以起到一點減緩的作用。

「抱歉了安,因為我跟大哥一樣,都想在你身上留下更多屬於我們的痕跡。」
「就是如此,反正早上的比賽是你贏了,那麼我們兩個就給你多一點的『勳章』作為獎勵吧?」

當卡米爾還帶著一點果泥甜味的唇瓣疊上了安迷修的唇時,雷獅也張口往他脖子上頭、有著鮮紅痕的另一頭空白處就咬。
「等等,在下怎麼覺得自己反倒變成了─」

安迷修後半句的話讓卡米爾溫熱的舌給留在了口中,他甚至沒能抬腳把恣意妄為的點火人踹下沙發去,因為對方早已憑藉著身材的優勢俯身將整個人貼在了安迷修身上,身為獵物、此刻被困在沙發上的安迷修,只能感覺到雷獅的牙輕輕銜起了自己脖子上某一塊肌膚啃著。

他甚至沒辦法發出驚呼或是抱怨,因為騎士的口腔裡被軍師靈巧的熱舌帶著、在嚐到隱約甜味的同時被領著一起探索著彼此溫熱的內裡。
「唔──嗯......」

雷獅對著選定的位置咬著、他以滾燙的唇就像是在品嘗著安迷修那般的吸吮起來,他以舌尖遊走在逐漸變紅的那塊肌膚上、時不時還會以略尖的犬齒咬上一口,雄獅留下印記的舉動過於火扇情、惹得臉燙得燒人的安迷修動著身體掙扎了起來。

雖然那也只是製造了讓雷獅趁機把膝蓋卡進了他露出破綻的雙腳間的空隙而已。

一切都彷彿卡米爾跟雷獅已經說好了那樣,在幼獅舔了舔安迷修濕潤的唇瓣、暫時讓他喘口氣的同時,雷獅也環住他的肩膀,一把將人拉起來、形成了安迷修坐到了雷獅腿上的局面。


「安......」,安迷修凌亂的領口曝露出來的光裸後頸被他的小王子、緩緩的以唇落下了純粹的親吻,明明是單純無比的動作,卻只讓他感覺到彷彿被滾燙的烙鐵觸上了後背,然而心臟的位置卻甜得要命「你們兩個聯手對付在下一個人實在是太奸詐了......」

「這是你才擔得起的待遇,更高興一點啊安迷修?」
「嗯,大哥說得沒錯。」

本就知道無法逃脫的騎士最後選擇嘆了口小小的氣,他轉過頭去、把額輕輕靠上了雙手摟住他的卡米爾給了對方一個十足纏綿的吻、熱烈的程度讓兩人唇瓣分開時,甚至還牽出了細細的銀絲。

幫身後的卡米爾仔細地拭去了唇邊滴落的津液,安迷修才轉過頭認命的對著以灼灼目光注視著自己的雷獅咧了咧嘴、然後把兩人的手拉到了自己的已經蓄勢待發的小騎士上頭。
「在下當然會全力以赴的。」

他們的騎士眉眼輕挑,承接了海盜與軍師掀起的、將三人一塊滅頂於歡愉之中的狂風巨浪。


折騰了一整晚上、在已經累得昏睡過去的安迷修身上披了件毛毯,還睜著眼的幼獅伸手摸了摸方才歡//愛之中、騎士動口咬在他大哥身上的鮮紅牙印「大哥那樣問是故意的嗎?」「嗯?你說無視比賽結果那個嗎?」

抱緊了點點頭的卡米爾,雷獅的另一手也把睡得深沉的安迷修摟來懷裡「你猜得沒錯,不然以這個騎士溫吞的的性子又堅持的那一套,等他留個印子大概得花個幾百年。」
聽到一臉得意的兄長如此斷言,卡米爾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大哥說的確實沒錯。」

雷獅笑著將手攀上了卡米爾還有點溫燙的後頸,他那修長而有力的手指像羽毛一樣、輕輕的撩撥著他那還有精神的自家堂弟「既然你還醒著,那就把該給親愛哥哥的印子也一併處理好吧!」「一個......就可以了嗎,大哥?」

已經自己找準了位置的卡米爾眼底火光躍動,雷獅十分愉快的向對方低語著「你的話多少都可以,我可愛的小軍師。」


所以後來咖啡廳連著好幾日都可以看見毫不忌諱的頂著兩枚印痕上班的雷獅,還有圍巾跟領子能有多緊就包多緊的卡米爾跟安迷修。

「下次乾脆扮個情侶日主題,讓你們正大光明曬恩愛如何?」
思考著如何化閃光為業績的凱莉,對著唯一沒有收斂的同事露出了笑容如此的說道。



總之謝謝大家的支持,小農依舊自己挖坑跳得很歡XDDDDD
邊寫邊笑某騎士真的是天然直男撩法www但其實還滿帥的〈嗯?
超喜歡雷總跟卡卡聯手吃安哥喔〈好,最後自己多撒了一把兄弟的糖 覺得滿足〈雙手合十
雖然是老樣子的假裝要開車的段子(希望不會翻車啊啊啊),但是要是大家有吃甜甜的話就好啦><!!!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