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城市蟄伏者【安&雷&卡】

某天聊到卡卡很適合那種城市夜行的設定、然後想到凹凸裡每人那種一台手機加一種3C設備,大家都是蟄伏在城市裡,藉由資訊駭客的消息(或自己本身即是)、執行自身正義那樣的感覺(像柏拉圖之鏈那樣),然後就寫了的腦洞XDD

有安迷修、雷獅跟卡米爾&沒有CP~







原本在人行道上悠閒前進著的安迷修突然停了下來,他突然在人行道與馬路有著高低落差的某段邊緣拿出了手機,尋常被油漆漆成紅色警示的邊緣書寫著一行不甚清晰的英文和數字組合,乍看之下就像是維修時提供工人們使用的指示。

然而那串數字經由鏡頭顯示在手機螢幕上,安迷修低聲喊了句「bingo!」


螢幕上跳出了一個白底有著銘黃五角星的標誌、附帶一連串由點及劃顯示的密碼「座、標...讓在下看看......嗯681,461,那就沒錯了。」


從口袋裡頭拿出了厚重的粗黑框眼鏡戴上,安迷修的手上還多了一塊小紙巾,向左右四周看了看沒有行人經過的他蹲了下來,用紙巾擦拭那串英文和數字組合、慢慢的那行文字就有如板擦上的文字一般漸漸消去,然後確定了目標無誤的安迷修開心的笑著,用手機拍下了乾淨的道路邊緣、漫步離去。


那張照片經過數十秒之後將被刊載在只有一行AoTu的匿名留言板上,眾人所能看到將是加了一藍一黃交錯成X型的標誌、附帶一句Clear的浮水印的照片。



「這麼說來雷獅你的海盜組真的跟那個被叫騎士的單人組槓上了?」

「笑話,拿錢辦事的話怎麼能叫槓上,專業人士就算不滿意合作對象,只要委託可以順利完成,我雷獅還不至於心眼小到需要跟那傢伙過不去。」


面對著對方明顯藏不住探聽八卦的興奮語氣,即使穿得一身黑也依然也掩蓋不住英氣的男子只覷了對方一眼、目光隨即移回螢幕上專心的回覆著通訊軟體上以蛋糕為頭像的通訊人。


他修長的手指在螢幕上飛快的輸入字句。

『記得提醒那個騎馬的,最近解決速度太慢了,叫他快點跟上我們發布的任務。』

『沒問題,大哥。』


本來高高揚起的眉毛垂了下來、對方緊接著問道「但是你們不是用雷獅海盜團的圖案標示了街頭的地盤,然後那個最後的騎士、是叫安迷修對吧!他不是都把圖案擦掉,然後換上了自己的圖案大搖大擺的貼上留言板給大家看?」

「喔?你說那個啊,你覺得是就是吧,反正我們雷獅海盜團目前被登記下來的數量不是還多過他嗎。」


在一口喝完的愛爾蘭咖啡旁放下了帳單和紙鈔,雷獅轉著手機插回口袋裡的動作俐落得有如將槍枝放回護套當中。

「太好了!我是雷獅海盜團的忠實粉絲,請你們務必加油贏過那個騎士喔!」


沒有回頭的雷獅連揮手也無,逕自離開了陽光明燦的咖啡廳。

AoTu版上關於雷獅海盜團與最後的騎士互相爭鋒相對的傳聞便又再添了一筆。



漆黑的夜色是一切不可見光之事最好的掩護,滿天的星光在城市裏頭被人工照明壓得鴉雀無聲,剩下只有冰冷的機械之眼,偶爾留下角度湊巧地對了的例行紀錄。


少年拉起質地觸手輕柔而又具備輕微防潑機能的淺灰色帽兜,他的表情與布料同調,不是陰沉卻又稱不上平靜,那從他耳機中洩漏出來的吵雜聲響是經過他身旁時唯一能記住的濃墨重彩。


情感似星球般爆發的男音隨著節奏強烈的伴奏高聲歌唱,那是卡米爾慢跑時唯一會聽的一首單曲。


少年的吐息與手肘擺動的幅度呈現相同的曲線,他那看似隨意的步伐一如城市中嗜好所謂「慢跑」人群的一份子,有力而輕快的踏過街頭、穿過小巷又往返在大路,然而監視攝影儀器無一可捕捉到他的身影,就像是企圖逃過天眼的小木船,在極度高科技的海洋中揚起帆、不掀起任何一絲波浪地穿梭著。


那艘小船揚帆於夜幕之海裡潛行的前頭,早已被鎖定之人一無所知,他還在夜色當中挑著眉眼,神色盡是沒打算收斂的洋洋得意,並以高聲哼唱的走板歌曲,要強迫世人一同與他慶祝自己的罪行。


少年蔚藍的眼是深埋地層而成的寶石,沒有溫度沒有感情卻具有十足十的硬度,他冷靜地按下耳機旁微幅突起的按鈕,一瞬之間揚聲的樂音宮殿就成了宣達旨意的烽火台,將手機那頭自信的嗓音傳達給少年,在這夜色裏對邪惡揮下亦非正義的裁決之錘。


溶入夜色的少年輕盈無比的在原地蹲踞而又站起身、宛如狙擊那般的以身體中心為準心調校,只是目標不是靶心、而是那還在高歌之人的脛骨。

向著眼前的目標踏出了幾步,卡米爾他僅僅只是跳起、以腰部的力量轉身後俐落的一踢,沒有多餘的發力、將體重下壓時沒有自以為是的發狠,僅僅只是安安靜靜地執行了任務。


在少年耳邊再度響起將所有情感宣洩出來的副歌,耳畔是爆發力十足的歌曲、眼前則是噗通地目標確實倒地,而他只是再伸手按向耳麥開關,說了一句「一切都沒問題了,大哥。」

就像是日常興起出門買了一罐飲料那樣平靜。


淺灰色的帽兜再次遮住了少年的眉眼、而他完成了任務這件事─只有漆黑的深夜知道。






最開始其實只是覺得我卡(?!)穿灰色兜帽+打電話踹人小腿應該很帥〈#,後來就腦洞了有點像是柏拉圖之鏈這種城市中的秘密執行者的情節XDDD獅歌就是帥氣不解釋〈???!

安哥那段真的是看到人行道上有油漆在邊緣書寫一串英數字想到的XDD自己滿喜歡的就是w

希望這樣的段子大家能覺得有趣就好啦XD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