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暴食【雷&卡&安】

本來是想寫看看那種七宗罪暴食的豪邁又怪誕的感覺〈???!,結果感覺盛大跑題只剩下詭異的風格小段子233333
背景約略是大賽結束後,有雷卡安大三角(彼此雙向)意味但是很少量,走個比較掉精神數值的不甜奇妙風格XDD






今天的草莓蛋糕味道有點奇怪的腥甜,少了點以前吃過的那種從兩頰旁泛起來的酸勁。

所以蛋糕只吃了一半,少年就放下了沾滿鮮紅醬汁的叉子。
「怎麼了卡米爾?不喜歡這個嗎?」

雷獅輕輕的揩去卡米爾嘴角的殘屑,閉著眼在他略顯蒼白的臉頰上啄了一下,「不是,還是很好吃,只是味道不太一樣了,大哥。」

「抱歉,大概是在下耽擱了送飯的時間,還是讓雷獅拿另外一盒的給你吃,可以嗎,卡米爾?」安迷修看起來有些疲倦,但是他仍露出了溫和的笑容、一面拉上了面對街邊的窗簾,一邊對著卡米爾說道。

「好的。」
「加點油吧最後的騎士,當初說好的我負責帶飯你負責打掃的,那些煩人的蒼蠅雖然用我的能力就能解決─」拆開另一盒從冰藏處拿出的塑膠盒,雷獅的動作顯得有些粗暴,「沒問題的,這個就交給在下處理吧,好歹在下也是雙劍的安迷修,實力用來解決他們還綽綽有餘。」

坐在專屬於他的、放著許多鬆軟抱枕的單人沙發上,卡米爾只是看了看兩人,默默點頭接過了雷獅遞過來的盒子。
「這個...是紅石榴口味的嗎?」「是吧?總之你嚐嚐,今天你都還吃不到三分之一的飯量,得多吃一點才行,卡米爾。」

換上了喝湯用的大湯匙,卡米爾乖巧的吃起了紅通通的濃湯,裡頭有各種固體和半固體,濃稠的紅醬裡混合著柔軟半透明食材,少年一口接著一口吃著,偶爾還發出了嚼碎東西的聲音。

是有點懷念的鹹味呢,這個好像...可以吃多一點。
看到胃口大開、終於埋頭大吃起來的少年,安迷修和雷獅無語的互相對視了一眼,便去將冰存著的盒子都拿了出來,擺在了已經傾倒著盒子、仰頭喝下最後一點殘餘湯汁的卡米爾面前。

那些鮮紅的湯汁濺出在他的上衣,落在早已不穿那套明綠而改穿黑色素面的卡米爾衣服上、又成了幾處隱約的暗紅污漬。

雷獅眼底的不捨一閃即逝,他開口詢問著自家幼弟的語調不知不覺間放得無比輕柔「喜歡這個口味的嗎?」「...嗯!」

幾乎是以龍捲風一般的速度掃光食物的少年被雷獅撫摸著頭髮、也讓安迷修用手帕仔細地擦掉淨了嘴邊的湯汁,感覺睡意猛然襲來的卡米爾手上的湯匙鏗鏘一聲滾落地板上,他只來得及揪住兩人的衣角,連一句道謝都來不及說出口就又陷入了深沉的夢鄉裡。

在卡米爾腳邊高高堆起的、足以裝下數十人份一日餐飯的盒子都已經完全的淨空,安迷修嘆了一口氣,默默地收拾起了盒子,雷獅抖開了沙發旁、質地輕柔又保暖的小毯子,即便現在他們一起大吼其實也吵不醒卡米爾,但他仍放輕手腳地將其蓋在了卡米爾的身上。

搶在安迷修開口之前,雷獅就說了「先去洗澡吧你,剩下的我來收就好,不然等會你又要說吃不下了。」「在下......也好吧,我確實也累了,也得為了明天好好儲備體力才行。」

低下身子在眼簾緊閉、睡得深沉的卡米爾額上吻了一下,安迷修盯著不發一語的雷獅半晌、確認了對方沒有要推拒的意思,便也上前握住了雷獅的手、像是騎士那般親吻了雷獅遠比現在的卡米爾溫熱太多的手背。

離開兩人步向浴室的時候、安迷修不自覺得將手掌握成了拳狀「你先休息一下吧。」「快去吧!」

坐在扶手上眼光一直注視著卡米爾的雷獅、就像是在趕小動物一般揮了揮手,為此安迷修也只是露出了一個苦笑,在他踏入浴室前,似乎聽到了雷獅一句相當小聲的謝謝。

把手帕放在洗臉盆裡,安迷修打開了水龍頭,讓水流沖到了使用過的帕子上,他在心底默默地回著要是把這句說出口、就肯定要反駁他的雷獅「別客氣,這一切都是在下該做的。」

清澈的水流夾帶著手帕上溶出的紅色液體,旋轉成沒有盡頭的漩渦、流入了暗無盡頭的下水道當中。







總之我本來想寫的是那種愉快明亮的暴食風格的〈???!!,結果變成了有點抑鬱的怪談風格真是對不住〈掩面,不過寫寫這種的有時候還真的滿紓壓的XD〈????

以下是自己漏洞百出(#)的設定這樣↓〈不過其實可以隨大家喜歡的解讀所以看不看隨意XDD
卡米爾在大賽之後本來應該遭到回收,但是闖到最後的雷獅跟安迷修搶在回收前帶走了卡米爾,但是卡卡已經只能靠著吃人來維持能量,幾乎是只能吃跟睡而已,仰賴負責帶食糧的雷獅跟負責驅逐敵人的安迷修而活著〈我的壓力真的很大嗎wwww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