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上神沉睡之森─那些天使與惡魔之碎片

是個借用了歐姆太太(1) (2) (3) (4) (5)此系列相關設定的惡魔天使架空背景,因為覺得設定很棒所以忍不住斗膽借用、手癢摸了的幾個小段子一起放,因為太太在設定中有說這系列CP沒有設限因此我寫的很雜,點閱請注意XDDD

段子依序為是天使格瑞跟惡魔雷獅、惡魔安迷修跟惡魔雷獅的,此兩段都沒什麼CP意味,就是接近同事(?!)相處的段子;再來是安&卡(有CP意味無差)、雷卡,還有大三角(彼此雙向)的惡魔生前私設,總之是想吃吃這組惡魔組的放閃段子,在此再次謝謝歐姆太太如此美好的原設!





【祭花紛爭】

上神曾經展現神蹟,祂深愛著世人於是用盡了力氣,以祂的恩澤庇護眾生、而沉睡在無人可擅入的森林中央。
那片蓊鬱的碧綠樹海包圍著精疲力盡的上神,以土地與天際的氣息滋養上神失去的神力。

然而蠢蠢欲動的陰惡勢力決不會甘心放這個大好的機會,屢屢進犯本該安穩的森林,多虧有那批被召選進來的『天使』負責巡視和看守、『惡魔』掃蕩與狩獵,因此森林才得以安寧、上神才得以靜養。

一切都要歸功於偉大的天使與惡魔們。
以上神之名,感謝他們『無時無刻』的守望。

原本寧靜無聲的森林西側邊緣爆出了一聲響亮如晨禱鐘的巨大聲音,帶著冰藍色彩的豐厚羽翼大張於薄藍的天際之間,飄落的無數落羽遮擋住了自地面竄升起來的樹叢狀紫電,然而受到潑及的幾棵都有數人懷抱的粗壯樹木已經讓落雷劈得焦黑,站在有如祭天平台的焦黑樹樁上,剛斂下指爪的惡魔嘴角笑容正昂揚。

「格瑞,這麼久不見,你還是鎖著那個力量看著那老傢伙嗎?」
「......是上神,雷獅。這個祭花不是你們惡魔該碰的,不要隨意使用。」

遠遠蔓延在燦紫電雷所能砸落的遠處,有著整片潔白如珍珠色澤的白花,正面如星側看如天使號角的花兒們是奉獻給上神的讚美、在風中搖曳成芬芳的海浪。

拍動著如破曉天際色彩的蝙蝠翼翅,神情狂妄的惡魔於手中雷電乍現、瞬間就在手中握住了一把銳利的鐮刀揮向眼瞳色彩本該與自己相近的天使而去。

然而對方只是一如往常的嘆著氣,天使眨動著彷彿涉入金陽與藍海的眼睛、將手掌張向直劈向自己、纏繞著紫雷的鐮刀「大家都有各自的難處,希望你收斂一點,雷獅。」

天使手指上形似雙箭頭的霧金戒指顯現出了如法陣之圓的薄綠護盾,碰撞上雷獅的武器之時發出了沉鈍的撞擊音,「行啊!你來代替我一天,順帶解開這個禁制。」
尖銳的尾尖指了指自己的左上臂的位置,雷獅隨即又再加重了自己雙手壓在鐮刀上的力量,「......嘖。」

往後退了一點,格瑞面前通透如瑩綠之紗的護盾應聲碎裂,他只來得及閃過至山羊頭延伸出來的銳利刀刃、纏繞在頭上代表天使身分的聖金與白的頭巾卻讓刀尖劃破,隨著兩人各自激烈拍動著翅膀的氣流飄逝到了遠遠的祭花之海。

「正好我也覺得無聊了,反正我們和你們現在可沒什麼正事可作,就用祭花來做為勝負的獎勵,比一場吧?天使大人?」「我不會奉陪的雷獅,要真的閒得發慌,你不如多想想怎麼驅除來自極西瘴氣處來襲的魔物吧...」

天使冰藍色彩的髮絲因為失去了頭巾的束縛飄盪在風中,他在更上方一些的位置凝重地看著守護著森林、卻比誰都還要更任性妄為的惡魔,「我雷獅沒那個興趣乖乖當個死守看門的傢伙,還是讓我來解悶吧,不然那些祭花下場會如何...」

一個劈雷就落在白花花海的邊界,惡魔的眼角含著不言而喻的得意,讓他眼下的圖騰顯得更加色彩濃重。
「唉......」格瑞重重嘆了口氣,拍動著雙翅掀起了巨大的狂風。

上神沉睡的森林西側,其上空有紫電和瑩綠的色彩如花火般閃動。


【不用武器的源由】

那把與自身所出之火焰同色的柔韌武器、現在安迷修已經很少使用了。

細心地幫不慎被樹枝劃破後腳的兔子包紮好傷口後,受上神召選而守護著這片森林的惡魔便打響了手指,自他手中燃燒起來的火焰是清透如湖色的透澄藍綠、還有明亮如朝陽光束的金黃。

「請不要踏進在下的領域。」
那些沒入參天大樹陰影之下、由瘴氣處生成的魔物踏進了安迷修負責守護的區域,還張揚著利齒就要撲上發現了他們的惡魔,卻在瞬間就全數被飄盪成細碎花瓣之雨一樣的火焰焚燒殆盡。

其實用長鞭一口氣把這些覬覦著上神的小魔物一網打盡、全都綑在一起再焚燒比較有魄力,也好讓其他尚在觀望的魔物能感到害怕,但是揮舞起鞭子時、腦子裡老是竄出同為身擔守護森林重擔的雷獅那次對戰所說的話。

最開始選擇長鞭是雖然其看似柔軟卻既可進攻、又可防守;而且使用鞭子作為武器稍不注意就會傷及自己、作為提醒著受了召選而成為守護這片森林的惡魔的自己、戰鬥除了會奪取他人的性命,同時也要慎防自己迷失與耗損,但是那次對峙當那竄燒著明黃與澄藍的長鞭、緊緊地勒住戰到狼狽的惡魔脖子、同時也綑綁住他的雙手之時,對方睜著那雙囂張而又自信的紫瞳笑出了一點曖昧的意思。

「沒想到正直到被稱為騎士的惡魔,原來有這麼特別的嗜好,選了個可以欣賞對手痛苦的姿態、慢慢折磨對方的武器嗎?」
「你在胡說什麼......在下選擇這個武器的原因是因為─」

一種異樣的感覺從自身所出之火焰同源的柔韌武器傳到身上,安迷修眼睜睜看著雷獅如親吻沾有露珠的花朵一般,舉起了被束縛的雙手、在那緊束在他腕上的長鞭舔上了一口。

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武器居然可以被賦予這般暗示的惡魔隨即召回武器,匆忙地隱身在了濃密的樹林之後,「都已經成了惡魔思想還是這麼純,這可不太妙啊安迷修...」
罪魁禍首只是笑笑,揉了揉自己手上輕微的瘀痕。

向著感知到尚有魔物所在的樹蔭下走去,手上還燃著雙色火焰的惡魔無奈的喃喃自語道「真是的,在下也太容易受影響了......真是修練不足啊......」
要等到再使用那把與自身所出之火焰同色的長鞭,恐怕還要再等上一陣子了。


【安&卡】

「安,我真的沒事,不用這樣抱著我。」
被對方像是對待公主般的姿勢以雙手抱到胸口前,透亮如擷取了破曉漸變之天色的雙翅甚至來不及斂下,卡米爾只能讓對方以輕柔但不容拒絕的神情抱在懷裡、然後緊抓著自己平常戴著的黑色報童帽。

幾個踏步像是重力從來未曾對他們起作用,揮動著足以將此刻的兩人都包圍起來的蝠翅,安迷修輕輕的落了一個吻在卡米爾沾了些許血跡的臉頰上「在下沒辦法支援卡米爾的戰鬥,但至少讓在下送你回去休息,好嗎?」

眨了眨眼,卡米爾看著對方溫和的微笑,幾乎不可見的微幅點了頭。
剛結束驅逐瘴惡魔物的少年惡魔閉上了眼、讓身上有著些許這片森林之木氣味的惡魔護送著回到了棲息的處所。


【雷卡】

「大哥......」
「嗯?我在啊。」

一旁屬於兩只惡魔的尾巴早已纏繞上彼此的尖端,像是活潑嬉戲著的生物一般、比本體還要早的顯現了情緒。

共鳴的血液讓情//慾沸騰、理智退去。平日總是冷靜的少年惡魔受到的影響比他的兄長更多,位於他的雙角末端的眼尾和下方都被染上一層誘人的紅暈,和兄長比起來更加著重於暴露出雙腿的衣裝、讓他能夠很好的蹭動著雙腿,靠近雷獅比他還要高溫的身體。

傾著雙角直指向天際的頭顱,雷獅嘴角噙著笑、張開雙臂承接著卡米爾為了平衡自己而抓上來的指掌,自家幼弟的雙腳透著他的年紀特有的晶瑩與潔白、線條緊實。
是能誘惑人甚至是惡魔的、曾在上神殿上供奉的藝術品,如今佚失於森林、體現在他的卡米爾身上。

那雙屬於同樣血脈惡魔的雙腿緩緩的夾上了他的大腿,有如確認領地般來回摩娑著、雷獅看著對方自臀部延伸的燕尾衣襬、甚至因此也有了生命一般,隨著卡米爾的動作輕輕搖晃著。

不會讓任何人、惡魔,甚至是神動搖自己的雷獅,此刻倒是全然不介意對方露//骨的舉動,他迎上了卡米爾湊上來的唇,盯著那雙被共鳴的沸騰血液在深處翻湧起來的湛藍眼瞳。

雷獅的尾巴領著卡米爾的尾巴朝向兩人此刻緊貼著的滾燙處而去,他的手毫不客氣的撫上了卡米爾曝露在他眼前的大腿。

「想要什麼?卡米爾。」「我想要...大哥你......」
背後同樣色彩的翅膀揮動了幾下,他們收斂起來的時間恰好分秒不差、正好迎向了彼此互相環抱住對方的動作。


【雷卡安(彼此雙向)】

內裡清透沒有任何一絲一毫雜質的水晶球不斷的出現一座森林。

一座就連看過人們比海嘯地震都還要慘烈的報應、比日出疊加彩虹的天景更加美麗的奇蹟發生過的少年,都感到後脊為之一涼的未知森林。

一層又一層、那片片綠葉樹叢宛如翡翠形成的樹海隱約有金光壟罩,卻總在他試圖更加前進一步窺探時倏然失去影像。

『命運是巨大的轉輪,眾生輪迴其中而無人可逃。』
卡米爾捧在雙手手心中的水晶球在他恍神的瞬間從手中落下,在落地砸碎之前有人接住了它。

「大哥、啊...是雷獅大人,不好意思。」「發什麼呆呢,連你吃飯的傢伙都差點砸了。」
來者如天際破曉詭紫之眼瞳目光銳利、是能讓殿堂上那些無理取鬧之人退縮下去的威嚴,然而青年的眼神觸及少年時卻放柔了下來,他一把把冰涼到實在無法覺得喜歡的水晶球放回了卡米爾桌上的軟墊裡,一邊補上了「還有你本來就可以喊我大哥,敬稱那種鬼東西別管他們。」

聞言卡米爾默默點了點頭,原本平日表情波瀾不驚的少年占卜師嘴角勾起了非常細微的笑意,他的手悄悄抓緊了對方送給自己的薄紅披風,緩聲問道「謝謝大哥,大哥剛回來嗎?」「對,那些管上神祭壇一類的太牢廳嘮嘮叨叨什麼陰惡來犯,按照職責分層那些是他們該管的、不過那些尸位素餐的弱者把主意動到了我的旗下。」

後續不需雷獅言說,卡米爾看著自家兄長傲氣的咧開嘴笑道就能知道、他肯定是將對方狠狠的削了一頓,畢竟『雷霆的雷獅』這個稱號光只是提起,就足以讓那些毫無作為的朝臣氣得牙癢癢了。

「最近看到的那個森林還是沒有消失嗎。」雷獅注視著自家的幼弟,對方失神時的表情,明顯與之前他提過無法探查的景象相差不遠,「…是的大哥,而且頻率似乎還有顯著增加的跡象。」
沒有隱藏也不需隱瞞地,能窺看到未來與異象的少年向雷獅誠實道出,「真有點稀奇,居然有以你的能力也看不出端倪的狀況。」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雷獅隨即拍了拍卡米爾的肩膀「太牢廳這陣子也一直有些動靜,我猜想八成跟你的能力那方面的東西有關,所以一有問題就來找我,知道嗎。」

對著頷首的少年神情也凝重起來,在用來與天地間中介、自己作為占卜之用的澄澈水晶球裡,那座不斷出現的莊嚴而又詭異的森林樹海當中,曾經閃過幾次他們的身影,但是卡米爾記得那些影像裡竟沒有人還是現在的模樣,反倒全都像是...那傳聞中能夠手撕侵犯襲擊世界的陰惡之物、擁有強大力量的......惡魔。

他看見自己和雷獅與安迷修遠遠、遠遠地站在正面如星側看如天使號角的花海外側,他們的手緊握,而天空光亮潔白得令人想哭。
語氣略帶擔憂,卡米爾的手又握緊了身上披著的薄紅披風「是,我也會注意的,倒是大哥最近也千萬要小心─」
「啊太好了,卡米爾你還在這邊,在下以為你現在已經去正殿忙了呢!」

一道隱藏不了雀躍的呼喊從入口處傳來,雖然來人完全被捧在胸前一整束的白百合花束遮住了臉孔,但是卡米爾和雷獅不必問也知道對方是誰。

踏著端正的步伐走近的對方將以寶藍色紙張包裝起來、顯得白色花朵格外純潔的花束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卡米爾的手中「在下回來時剛好遇到了管理花園的小姐們,所以就請他們幫在下一個忙,我想這些很適合用來裝飾卡米爾工作的地方吧!」
畢竟能神色自若的抱著一大把花、可以無視眾人各異的眼光走來走去的男子,除了對方以外也不會有別人了。

配著雙劍的騎士將花兒們交給了不發一語、僅僅是凝視著他伸手接過的少年占卜師後一直笑得連眼都瞇了起來,兩個人的對視還是在雷獅的發話之下才中斷,「你這騎士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先來拐卡米爾嗎?」「在下早已經回正殿報備過了。」
轉過頭來看著臉上掛著像是嘲諷之意的雷獅、安迷修依舊不忘行禮如儀的行了個扶手禮。

雖然兩人說話老是這麼針鋒相對,不過在一旁的卡米爾只是露出了微笑「多謝了。」「請別客氣,這是在下自己想送給你的,如果卡米爾你能喜歡的話是在下無比的榮幸。」
負責護衛與統領部分士兵的騎士彎下腰來、接受了少年占卜師的手貼上額頭的一個祝福,一旁的青年慢悠悠的補了句「說實在的能面不改色說出這些話,我也是覺得你滿有膽量的,安迷修。」

結果接下來便是司空見慣的激烈爭辯時間,看了一眼應該不會打起來潑及他工作區域的卡米爾、慢條斯理的去取了一只琉璃湛藍花瓶,然後把百合花束仔細的放入瓶中、再注入三分之一的水來保持花束的活力,等到他把花瓶放到桌上時,雷獅已經和安迷修從拌嘴吵到爭論關於處置太牢廳推諉責任的方式了。

少年看著門口處靠地面隱約看得到應該也是百合的白色形影,以冷靜的語調插進了不知不覺便成公事辯論大賽的兩人之間「所以另外一束花不給雷獅大哥嗎,安迷修?」「啊!被你發現了啊...」

被卡米爾澄澈蔚藍、被眾人稱作能洞幽燭微的眼睛注視著,安迷修也只是抓了抓落在眼前的一搓頭髮對他說道「在下確實準備了給兩位的花束,如果要給,在下自然不會厚此薄彼的─」「那你幹嘛不一起給?還做兩趟事有夠不像你的。」

聽到安迷修的回答,雷獅大步一邁、走沒幾步就從門口處拎回了同樣是包裝仔細的百合花,方才卡米爾收到的是寶藍色設計的花束,被紫眼青年一把撈起的花則是以緞紫的紙張包裹起來,相較於給卡米爾的花束整體如捧花一樣圓澎澎的外型,給雷獅的花束包裝偏長,朵數減少了、花朵卻更加大型,有種強調銳利的感覺。

「有什麼辦法,因為請美麗的小姐姐們幫忙的時候......在下被大家說了......」
平常總是大喇喇表示對於雷獅跟卡米爾情感、也不擔心旁人目光的騎士紅著臉越說越小聲,站在他對面的兩兄弟互看了一眼、嘴角都忍不住有著上揚的笑意,「他們說很羨慕在下這麼珍惜戀人們,還會一塊送花,這樣聽起來感覺在下真是個罪惡的人啊...」

回應著安迷修紅著一張臉而依舊挺直著腰桿的發言、是卡米爾和雷獅再也忍俊不住的大笑聲「安、你真的...很有趣。」「要人家點醒你才知道自己做了這麼大膽的事,你真的很逗啊安迷修。」
「誰讓在下就是喜歡你們兩位呢?」

雷獅手裡的、卡米爾桌上養著的潔白百合花束反射著門外照入的明亮陽光,將他們的笑容襯得閃閃發亮。

水晶球裡染上黑之色彩的三人身影一閃即逝,只有百合花的芬芳依舊盈滿了室內。





看了太太原設定的天使惡魔組、就莫名想打一下天使瑞哥跟惡魔雷獅對峙的場景w然後腦補了一堆設定XDDD
然後看到安哥用的武器居然是鞭子我大喜!!!!!天啊也太辣了吧這設定!!!!!!!剛好原設安哥被雷獅嘲笑過就討厭用這把武器,想想就想寫一下原因XDD然後用了這樣的情況呈現XDDDD〈被雷總狂加戲〈???!!
惡魔卡卡的設定一出來實在太喜歡了所以再次借用了歐姆太太雷&卡&安相關設定的惡魔架空背景寫段子,卡卡的腿啊啊啊〈拖走,還有披風的設定很棒是我的菜〈不要曝露喜好#
安卡部分走個騎士跟小王子的概念順帶塞了微乎其微的刀〈嗯?
雷卡當然是!!!!讓雷皇惡魔兄弟愛//愛啊〈#,惡魔設定底下真的很適合摸來摸去QOOOO〈好#
然後大三角真的是惡魔卡的設定還有生前職業設定太對我的TONE,只好速速打一下腦子跑出的段子ww
一樣放了自己的諸多私設真是不好意思><!!試著寫了又甜又刀的東西〈雙手合十
總之是各種看到設計大喜的腦洞←,非常期待之後太太的本篇、請大家務必前去觀賞太太美好的原設喔ヽ(✿゚▽゚)ノ!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