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望雷【雷卡】

總之是個自己東想西想抓到點靈感就打起來的超短段子XDD大賽背景,大概沒什麼重點ww





人類總是會擅自對於某人某事某物寄予期望,然後在發現對方不符合那擅自的期望之時、再轉為氣憤的失望,最後便是一連串的無理取鬧。

卡米爾冷眼的看著來去的大人們上演著一齣齣這樣的鬧劇,學會了靜默不語以明哲保身的孩子緊緊的抱住了懷裡不知道翻了多少回、明顯地快要解體的故事書蜷縮在角落。

明明書上頭都說了,為什麼大人們就是喜歡重蹈覆轍呢?
卡米爾不懂,他搖了搖頭,但也不想懂。

只是他想,對於某人在心底寄予期望、然後再大失所望對他來說恐怕是困難的。
因為在他前方的那人從來都只是令他更加的敬佩,每一次每一次、對方都讓自己萌生出了更多更多的喜愛,那是一種他不知道還有誰能比對方更為燦爛的情感,他的兄長便是他的人生指標一般的存在。

站在曝露了號碼牌分數與行蹤的卡米爾面前的雷獅,他的頭巾是描繪出其主銳利氣勢的白光、飄舞如旗幟彰顯著方成年的少年無人可擋的自信傲氣。
他的手掌翻了兩轉,那把燦光雷爍的大錘便輕盈帶出白晝般渾圓的軌跡。

那把該是沉重的大錘在他的手中揮舞如自身一部分、輕鬆且充滿狂妄之情,卡米爾發現自己只能看著對方動作時的每個肌肉群運作,太過意外也太過能設想到的心情與思慮混攪在一塊兒,讓少年第一時間沒能出聲喊出雷獅來。

他總是不敢多加擅想雷獅對於自己是何種的看法、又是會如何的處理一切和他有所牽連的問題,但每一回每一回,雷獅的行動卻總是讓他好不容易克制住的情緒輕易地到達沸點,只要再多加那麼一點點、便要潰堤於平日武裝的鎮靜表現之外。

奔走的腳步剛停的雷獅沒有多餘的一句話,他揮舞起的雷神之錘交替到了另一掌中、直接站到了卡米爾的面前。

少年明白的,那怕全世界的人都對雷獅感到失望,那也絕不會是他卡米爾所會感覺到的情緒。
因為他的兄長他的船長,總是站在他的前方、帶給他無比的光亮。






每天都想吸雷皇兄弟〈好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