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雄獅的後方【雷&卡】

突然想到海盜團的大羚角跳組合技是雷獅跟後來入團的佩利的合作招,所以不禁猜想起當時卡卡第一次看到的心情會是怎麼樣的呢、如此這般打出來的短段子,原作延伸、私設多&偏親情向多些,或許有ooc?





得知了雷獅和進團已經一段時間的佩利兩人利用了彼此的力量配合、一舉將敵方船隻摧毀,形成了像是黑洞那樣可怕的景象而聲名大噪,手指停在儀錶板旁專報些小道消息的電台視窗上,那上頭正大肆喧嚷著一舉成名的雷獅海盜團影像,目光望著不斷跳動的螢幕,卡米爾發現自己比起先替雷獅海盜團慶幸有了更進一步拓展的本事,最先湧上喉頭的竟是一股說不出來的負面情緒。


既酸又澀,也許就連最喜...

煙火食【雷&卡】

怠惰了好久來發發文,是雷皇兄弟離開雷王星後的一點私設,基本上親情向偏非常些許的雷卡,主題其實是美食〈咦?





出逃雷王星後的第一件事並不如眾人所揣測的那般如史詩般的展開,像是什麼在另一個鄰近星球拓展威望、或是用早已積攢豐富的資金去買一艘足以搭著兩人航向宇宙的船隻採購之旅,事實上雷獅海盜團最初的成員─雷獅和卡米爾,他們轟轟烈烈離開、自立門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飯,而且吃的還是說起來在許多星球上都能看到、普通到再也不能更普通的民間吃食,撸串。


距離雷王星幾光年、既在可以被皇室的搜索艇找到的範圍,卻又因為地處邊陲,微妙地被排在了尋找清單最後尾的某顆小星球,...

下雨天看到車燈把飄著的小雨照得閃閃發亮、就想到可以給雷獅卡卡的MV用(?????!!!)所寫出來的超短段子,歌手設定的雷皇兄弟,CP可自由心證wwww〈??!!私心上個雷卡TAG





「這世間無數斷片的訊息流瀉 而你是我唯一的星光 」


雷獅和卡米爾身為專輯屢屢賣破十萬大關的雙人歌手團體,這一次的主打歌MV卻出人意料的異常樸素。


沒有任何的鋪陳,背景簡單得近乎粗暴,看得出來僅就只是擺了麥克風的黑色空間,而兩人後方從左到右放了流明高的三盞─分別為熾藍、湛白和透紫的打光燈而已,除此之外屏除了一切雜物,沒有一丁點華貴的裝飾,全靠穿著服飾近似於龐克風格...

因為官方放的萬聖圖生出來的、CP意味不怎麼明顯&沒頭沒尾的神經病超短段子wwww〈?!!

愛麗絲的茶會早就結束了。
那屬於這個故事的女主人早已不在。

所以瘋帽匠即使準時在下午四點十分開著沒有客人會前來的茶會,也不會有任何人敢碎嘴。

『唔─你問我一個人喝茶有什麼樂趣?』
倒茶的人既不會是一直昏昏欲睡的老鼠,也沒有長耳朵的三月兔。
睜著一雙像是會將人吸進去似的紫眸的瘋帽匠、慢慢地喝了一口取而代之,由旁邊看起來像兔子的小幽靈所斟入的紅茶,那自杯中散逸出來的溫潤香氣飄散在空間內久久沒有消失,卻沒有一絲一毫茶湯該有的溫暖氣息。

你這才發現到只有一把給瘋帽匠坐的椅子旁,還有一口...

從一個老笑話(?!)延伸出來的極短雷卡片段,感謝跟我聊的親友XDD


對著突然出現,表示可以實現召喚者三個願望的神燈精靈,卡米爾只是呆住了幾秒、隨即半點猶豫也沒有的開了口「你真的有辦法實現願望的話,那就讓我成為雷獅大哥征途中最好的助力。」

那飄在半空、下身還隱沒在煙霧中的精靈點了點頭「沒問題,我的主人,你還可以許三個願望。」

被一雙如神雷驟降的燦紫眼瞳盯著的神燈精靈叉著雙手,解說完神燈的力量之後頂著對方投射過來的莫大壓力,撐著威嚴說道「但我想依您,並不是需要神燈的力量吧?」
眼前的人物恐怕是想要什麼都會親自去取得的個性,所以神燈精靈對於對方會將他喚出感到一頭霧水。

「說的沒錯,但...

他是凹凸大賽的參賽者,是排行前五、人人忌憚的強者。

他是擁有雷電元力的強者,行事作風我行我素,甚至還有著自己組成的海盜團。

他是雷獅海盜團的團長,是雷王星球曾經的三皇子。


而於此同時,雷獅也是卡米爾的,帶著他離開了那個狹窄至極的星球的、唯一的王子。


已經很久不覺得王子這種屬性萌了、但放在雷皇兄弟身上我覺得很可以〈拖走
謝官方大糧〈合掌

既普通又特別的日子【卡米爾中心 隱雷卡】

卡卡生日快樂!請收下我晚到的生賀><!
寫了個大賽背景的小段子給卡米爾權當作祝賀,含有些許雷卡成分(比較接近親情向其實),卡卡有那麼好!〈好





苦思許久,最後卡米爾還是選了這個當作是禮物。
「如果不會讓大哥跟海盜團的行程耽擱的話......我想就...休息一天。」「真的這個就好?」

雷獅挑挑眉,他看著問了要什麼生日禮物之後就眉頭深鎖、思考了起來的卡米爾,雖然目前正值凹凸大賽的賽程當中,但是只是一天讓他們家的小軍師放個假、戒備方面還是多少能靠佩利和帕洛斯撐撐場面的,更何況今天還是卡米爾的生日。

「是的,而且說真的、大哥,我沒有特別想過要慶祝這個日子的。」卡米...

一眼存在的時間【雷卡】

繼續東想西想抓靈感就打起來的短段子系列(?),時間點約在參加大賽前夕,大概是關於兩個人對於參加大賽、全程我流詮釋的一些內心想法這樣,CP意味可能很淡薄~





「這趟旅程很可能我和你、甚至是我整個海盜團的性命,都會填在這場可以說是豪賭的大賽裡,怎麼樣,想好了嗎?」

雷獅將交叉著的雙手鬆開來,他以輕鬆的語氣向著對面神情凝重如天際低垂雨雲的手足,雷獅一手勾起了桌上一口未沾的啤酒杯,隨意的往後仰靠上椅背、然後將半杯氣泡已消失大半的金澄液體注入了卡米爾平常喝著熱可可的馬克杯中。


昔日長浸香甜飲品的杯中頓時充滿了微苦略澀的酒液,卡米爾湛藍的眼看著啤酒表面上漂浮著...

望雷【雷卡】

總之是個自己東想西想抓到點靈感就打起來的超短段子XDD大賽背景,大概沒什麼重點ww





人類總是會擅自對於某人某事某物寄予期望,然後在發現對方不符合那擅自的期望之時、再轉為氣憤的失望,最後便是一連串的無理取鬧。

卡米爾冷眼的看著來去的大人們上演著一齣齣這樣的鬧劇,學會了靜默不語以明哲保身的孩子緊緊的抱住了懷裡不知道翻了多少回、明顯地快要解體的故事書蜷縮在角落。

明明書上頭都說了,為什麼大人們就是喜歡重蹈覆轍呢?
卡米爾不懂,他搖了搖頭,但也不想懂。

只是他想,對於某人在心底寄予期望、然後再大失所望對他來說恐怕是困難的。
因為在他前方的那人從來都只是令他更加的敬...

元力起始【雷獅&卡米爾 隱雷卡】

看動畫中大羚角跳這個殺著應該早於凹凸大賽,那大概海盜團的大家能力都是在大賽前就都發現了,因此一直想寫看看雷獅跟卡米爾的元力最開始出現的情景,時間點在雷王星出走後&大賽之前,私設巨多&可能有Bug,基本上沒什麼CP意味 但是有私心所以還是標一下XD

然後為什麼最近老福特瘋狂屏啊逼我還要再傳圖片QOOO



我搶在被官方打臉之前寫完了〈灑花〈但該打的還是會被打啦XDD

雷獅的寫起來其實滿順的,因為最開始想寫這個主題浮現的就是雷獅在敵人面前傲氣的使用了獲得的雷電XDD〈不過我在想一開始也許是直接的雷電,後來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