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連隊在住

沉迷Unlight、狂吸凹凸,偶爾發發其他作品,得了攻受不分的毛病,節操已掉、無雷&幾乎通吃。

初訪建議先看自介http://t.cn/RXYvoFt

出產UL以連隊中心,伯恩/弗雷/里斯/迪諾/出葉主力開催中。
凹凸世界雷皇兄弟主,其他CP邊走邊看邊吃。

fo因為不習慣首頁洗太快(不好撈糧)所以很少按,不過搭訕留言聊天都是很歡迎的喔!

灣家人所以慣用繁體,連隊大鍋煮&文章各種攻受常逆是常態,開車常常都是小破車,敬請注意腳步。

和你的奔逃【安&卡&雷】

大概是看了一堆跑車的節目所以腦抽想寫的段子(?!)XDDD
現代架空,【安卡雷大三角(彼此雙向)】關於結婚的、有點搞笑又加了很多蜂蜜的段子這樣w






那輛敞篷不偏不倚的停在了卡米爾的面前時,反射著太陽光的嶄新純白跑車揚起的微風、恰恰好揚起了他別在深藍色髮上的珍珠白頭紗,卡米爾還保有一絲少年稚嫩氣息的臉龐在豔陽高照的好天氣之中顯露出來,臉上還泛著一絲絲的紅暈讓他看起來比平時的平淡情緒更加開心。

「卡米爾,快上車!」「欸...安迷修,你不是才剛跟大哥去─」穿著三件式的白西裝,特別訂做的藍色西裝背心襯得腰線更加誘人、披著頭紗的男子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就被對方一把拉住手腕,從敞開的車門跌入了安迷修的懷中。

撲倒在對方今天特別溫暖的懷裡,卡米爾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讓對方啄了一吻「我們逃婚吧!卡米爾。」

他的騎士向他展現的笑容是連天空的太陽都為之失色的燦爛,卡米爾覺得自己今天才算明白了什麼叫做『目眩神迷』。

「我要開車了,坐穩囉。」扶著卡米爾讓他安穩地坐在副駕駛座上,當他繫好了安全帶,稍顯艱難的踩下油門後、安迷修便一轉方向盤,在相關人員出入專用的婚禮會場側門、抓著反著塑膠光澤的白色大袋的雷獅「安迷修,我話都還沒說完你跑啥呢!」的吶喊聲中,輕快地駛離了會場。

敞篷跑車載著今日即將要結婚的男子愉快的在海岸沿路筆直開著,一路湛藍的海面反射烈陽的波光瀲灩讓人看了心情都為之大好,「安迷修,再過幾個小時婚禮就要開始了,我得回去找大哥─」「你這一回就不能為了在下、稍微的站在在下...這邊嗎?」

純白跑車停在涼亭前,放在後座上的一束大捧花是參雜著藍與紫和白色玫瑰的華麗花束,上頭繫著的緞帶柔軟的隨風飄逸,不時的拍打在同樣身穿白色系禮服的兩人身上。

注視著安迷修凝重且嚴肅的神情,卡米爾先是一愣,接著便掩起嘴來,少見地笑得連身子都在抖動。

「在下是認真的卡米爾!我不會答應雷獅─」「雷獅大哥是騙你的,安。」「啊?你說什麼?」

卡米爾笑著把後座的外套拿給了安迷修,讓他因為穿著露背禮服而幾乎光裸著的臂膀得以抵擋海風的寒冷,「大哥是逗著你玩的,那件禮服是另外租來的,今天是我們結婚的日子,沒有道理大哥和我穿西裝,就只讓你一個人穿婚紗。」「那他幹嘛信誓旦旦的把這東西交給在下,還說得像是我不穿今天就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雷獅和他同時喜歡上的騎士有時候真的是過於純真的可愛,所以他們總是忍不住要逗弄著可愛的戀人。
「因為你的反應真的很有意思,安迷修。」卡米爾抬頭湊近了一臉氣憤的安迷修臉龐親了一口,結果就如他所料,對方一下子便滿臉通紅、連帶的也冷靜下來。
「啊早知道在下真的該抵死不從的,穿這個也太彆扭!」

一把摔下了雷獅趁著親得自己喘不上氣時、偷偷別上髮際,裝飾著一重又一重蕾絲飾帶的嫩綠繡球頭花,青年按住車鑰匙、想要再度發動引擎,「我們回去吧,安。」
他的小王子今天是盛裝的隆重,和他大哥帥氣得讓人一眼就要腿軟的魅力不同、卡米爾仍帶有一點中性的氣質將婚禮裝扮的聖潔詮釋得幾乎完美。

「在下......可不要穿這套。」安迷修看著就像是散發著光芒的天使的卡米爾,頹著肩膀扯了扯塞滿整個駕駛座的長擺婚紗,「放心吧,大哥剛剛追你出來的時候,手上拿的就是要讓你換上的西裝,只是你沒聽到罷了。」「什麼?」

在頭上小小頭紗飛揚的年幼戀人輕聲的嘻嘻笑聲中,被年長的那位戀人惡搞著穿上了女士婚紗的騎士終究是嘆了一口氣,輕輕地啄了一口副駕駛座上卡米爾的側臉,看著對方的眼睛、像是依戀著什麼似的讓敞篷車掉頭,駛回了今天他們三人最重要的會場去。

「卡米爾真的不能跟在下一塊逃婚嗎?」英俊的戀人穿著華美的露背婚紗、頂著彷彿被遺棄的大型犬似的表情反差,實在是讓卡米爾想笑之餘又帶著滿心的疼惜,最終他還是忍俊不住,伸手摸了摸安迷修在他面前低垂的褐色腦袋,「我不會丟下大哥一個人的,其實你也沒辦法真的拒絕大哥吧?」「在下才─」

在要反駁的安迷修面前,是卡米爾遞上來的一只小盒子,深深藍色的絲絨布的反射著些微的陽光,像是細碎的鑽石滿佈「...這個是?」「大哥特別訂做要給你的,等一下可以別在你西裝上的胸花。」

接過看起來質量就十分高級的盒子,安迷修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看見了裡頭的東西。
那是一束不及手掌大小的別緻胸花,中央是顏色與他髮色十分相近的陸蓮花,旁邊綴以滿滿當當的、粉藍與粉紫色的星辰花。

然而讓安迷修驚訝的是花束上綁帶的位置,是以和平常自己練習西洋劍時愛用的一藍一黃長劍、等比縮小的兩把小裝飾品取代緞帶來固定,而且在陸蓮的中央還有一塊被打磨得閃閃發亮的通透玉石棋子,在西洋棋裡象徵著『騎士』的那塊寶石恰恰好的,與安迷修的瞳色分毫不差。

總覺得看到胸花時原本被對方捉弄的怒氣一瞬間噎在了喉頭,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又暖又酸的感覺湧到鼻腔之後「......雷獅也太奸詐了吧...」「雖然不該出賣大哥,不過為了找到那塊玉石的顏色,他可是挑了非常久的。」

卡米爾對著他微微的勾起了嘴角,將手放上安迷修放在方向盤上的手「我們回去吧。」「嗯。」


婚禮要進場前理所當然的兵荒馬亂,尤其是要脫下一身拘束的長擺婚紗、重新換上和雷獅與卡米爾同款設計的西裝禮服的安迷修尤是。

「快一點安迷修,就剩你了!」「要是你不要捉弄在下,原本在下的動作可以更迅速的!」
「大哥,你的花束。」

安迷修一邊扯著領帶和早已整裝完畢的雷獅對吼著,一把抓住三人分的花束、差點被花海淹沒的卡米爾則是轉頭檢查著每個事項是否有所缺漏。

雷獅幫好不容易穿上西裝禮服、正在整理頭髮的安迷修別上了胸花,咧出了像是令人能毫無抵抗、直接同意任何事的燦爛笑容「過了今天,你就是想逃也沒轍了喔,傻瓜騎士。」

「在下要是想走你們也攔不住我的,在下是自己選擇要跟你和卡米爾在一起的。」安迷修扯起對方的領帶一反平常姿態、兇猛的賞了雷獅一個親吻,然後一把搶走對方手上的另一個胸花,單膝跪到坐在高椅上的卡米爾面前幫忙別上。
「抓緊時間吧雷獅大哥、安,我們快遲到了。」湊向前去給了安迷修一個吻、也抱上雷獅親了一下,卡米爾漾著的笑容讓兩人都呆愣了幾秒。

「好,走吧!」「嗯,在下也準備好了。」「那我們就走吧。」

然後安迷修一個箭步踏到了兄弟倆的面前,他以雙手懷抱著的那束參雜著藍與紫和白色玫瑰的華麗捧花,襯得他溫朗的俊容更加得迷人「這回可得讓在下在前頭牽著你們一起走喔!」

挑了挑眉,雷獅一手把自己的花束甩到肩頭,對著安迷修說道「在那之前你得先說啊?」
「說什麼?」戶外的陽光照射進此刻敞開的大門,被太陽照得閃閃發亮的騎士偏著頭問著。

代表著婚禮即將開始的音樂從外頭響起,流洩到他們的身邊。左手勾好藍色系的小捧花,卡米爾讓雷獅牽起自己的手,然後走到了安迷修的面前,他開口道「安迷修,你發誓從今以後不論是前往宇宙、或是航向大海,亦或是退隱田野間,都要和雷獅、卡米爾不離不棄嗎?」

「我願意。」
騎士寬大的手握住了他的兩位伴侶的手,他們在微風與陽光中走向彼此、走向更遠更遠的人生盡頭。




本來只是想寫個好像是是安哥要跟雷獅搶婚卡卡、實際上是被捉弄穿了女生婚紗所以要逃的段子(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個笑點?XDD),結果後頭突然轉回雷總來了一招耍帥、認真要結婚&灑蜂蜜的走向,我不懂我的腦袋了XDDD
一想到雷皇兄弟跟安迷修穿白西裝結婚我就〈雙手合十〈喂,我覺得我很認真的在寫花束是不是技能樹點得不對XDDD
總之要是大家看完能覺得有點逗趣或是大三角快結婚去!的話就好啦XDD

然後依舊日常向太太們徵求評論或是來聊天,有什麼想說的都可以來聊的啊><!!

评论
热度(27)